返回第五十章 大结局  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老子与原始回到到西周营中,没有理会过来见礼的姜尚等人,化出一茅草屋,入内休息。

    老子面无表情,闭目正襟端坐,原始无奈,只得陪着老君一起打坐。

    如此便过了三日,眼看就到了通天所说的期限,老子却仿佛从未动过。

    原始如何忍得住,自己可已经将阐教全部身家都押在了西周一方,西周若败亡,阐教在洪荒便再无立足之地,直和灭教无异。

    当下原始轻轻的唤醒老子,道:“师兄,怕是通天所说的时间到了。”

    老子突然将眼睛一睁,直视原始,饶是原始圣人定力,也是觉得心中发虚。

    老子看了片刻,只长叹一声道:“师弟,我等虽是圣人,也是无能为力啊!通天截教虽有偏颇,可也终是我道教一脉!”顿了顿,老子复道:“师弟,天意如此,也不怪你,如今西方教前来东土已是必然,日后我等道教怕也再难有今日风光!”

    原始闻言,半晌没有做声,良久后也是长叹一声,望着远方截教众生,对老君道:“师兄,我也知此事或是过分之举,但若是我阐教就此灭亡,于我而言,道教西方教又从何谈起?”

    老子闻言一怔,竟不知如何回答。

    就在此时,突见西方天空金光冲天而起,又有梵音阵阵,响彻洪荒,只见一朵朵金莲自天飘下,自有那氤氲遍地,异香袭人。

    有两位道人脚踏七彩祥云,并排坐歌而来。

    右边一人头挽双笄、面圆体胖,手里提那先天灵宝七宝妙树,正是那西方教二教主准提,做歌曰:“身出莲花清净台,二乘妙典法门开。玲珑舍利超凡俗,璎珞明珠绝世矣。八德池中生紫焰,七珍妙树长金苔。只因东土多英俊,来遇前缘结圣胎。”

    左边一人面色蜡黄,一脸疾苦之色却又显大慈悲,却是一双赤脚,正是那西方教教主接引,做歌曰:“大仙赤脚枣梨香,足踏详云更异常。十二莲台演法宝,八德池边现白光。寿同天地言非廖,福经洪波语岂狂。修成舍利名胎息。请闲极乐是西方。”

    那边诛仙剑阵上通天见到接引和准提前来,面色大变,也管不得许多,只掐指便算起来。

    接引和准提两人径直飞到西周茅草屋前,老子、原始二人自起身迎接,接引和准提唱了一诺,道:“接引(准提)见过两位师兄!”

    两人早知三清相争故事,虽和原始有约,但三清道教之首的老子未开口,两人也是不好冒然前往,此刻老子松口,两人自是欣然而来。

    众人见礼完毕,各自端坐。

    原始道:“两位师弟前来,通天诛仙剑阵可破矣!”

    当下四人一起走出茅草屋,远远地观看诛仙剑阵。

    通天此刻自然明白了一切因果,但通天是何等心高气傲人,宁可战败,亦不认输!当下仰天笑道:“想我通天与你等四人同在老师紫宵宫中听道,今日却是你四人联手对付我一人,你等可知羞耻为何物?”

    四圣闻得通天之话,尽皆黯然。心道今日之战不管胜败如何,通天也足以凭此啸傲洪荒,留名青史了。

    原始道:“通天,你大难临头,尚还强笑,日后自有你笑不出来时候!”

    通天恨声道:“原始,我之截教与你之阐教教意完全不能共存,你我迟早当有一战。你拉拢老子便也算了,毕竟同是我盘古正宗,老师鸿钧道教一脉,可今日你却将家事外扬,少不得你要留下千古骂名!”

    原来通天因为身在局中,又因刚才时间仓促,自然算不到封神大战截教败亡之局,但以通天之能,如何不知今日西方二圣前来,无论成败,日后西方教都有借口插手东方之事?是故通天才有此说。

    西方二圣自不会让通天继续强调三清道教之说,准提道:“通天师兄差矣,我等也是在紫宵宫中听道之人,被老师道祖鸿钧纳入门墙,自也是道祖一脉!”却是强调道祖,淡化道教。

    通天冷哼一声,也不言语,只退往诛仙剑阵而去。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四圣对望一眼,各自显出神通,老子与原始自与开始一般无异,准提显露出菩提金身,接引却又是另外一番风景,只见那先天灵宝十二品莲台放出万丈光芒,缓缓从接引脚下升起,接引端坐其上,又有头上出现七彩霞光,托住三颗舍利子。

    老子与原始对视一眼,也不禁暗暗称奇,西方两人另辟溪径,各自成就此等厉害的不二法门,威力不在三清道教之下,平时倒是自等小瞧了西方二圣。

    四圣一人占据一个方位,老子对付诛仙剑、原始对付陷仙剑、接引对付戮仙剑、准提对付绝仙剑,四人一齐进得诛仙剑阵,各使神通,只纷纷将自己对付之剑定住。

    通天已经将诛仙剑阵了然于心,怎肯如此就败?只大喝一声,手上青萍剑引来上清神雷,一个个的直向诛仙四剑砸去,每一道上清神雷砸在四剑上,四剑黑黝黝的光芒就增加一分。

    四圣又岂是这般好对付?老子只将手中太极图空中一甩,太极图顿时便化做一道金桥,立于四诛仙四剑之间,四圣同立金桥之上,顿时压力大减,原来老子太极图可定地水风火,如今由老子全里施为,诛仙剑阵杀气自难侵袭。

    接引准提两人终是外人,心存顾忌,不敢全力施为,只各自用法宝定住“戮”、“绝”剑,待老子原始两人破得“诛”、“陷”二剑,通天自然无法再打。

    而原始却是没有这般顾忌,只站在金桥之上,一挥盘古幡,顿时混沌剑气只如冰凌一般全数向通天射去。

    通天要操控诛仙剑阵已是不易,如何躲得了原始先天至宝全力一击?当下一口鲜血吐出,虽说圣人不死不灭,但如此重击也是让得通天受伤不轻。

    通天知道今日必败无疑,当下也不犹豫,只长啸一声,突然将青萍剑望下一插,双手直朝苍穹捶去。

    只见得天空中两道几丈粗的上清神雷随着通天双拳而来,却是“轰隆隆”的砸在众圣一齐布置的大阵防护上。只将那大阵防护顿时砸开。

    通天一口鲜血喷出,直朝那虚空飞去,诛仙四剑受此一击,也是根随通天而去。

    通天圣人之能,自是一法通,万法通,在教导门下大弟子多宝时,自己也是心有所悟。今日通天利用诛仙剑阵与四圣争斗,却是有大阵防护阻止法力外泄,也减缓诛仙剑阵吸收洪荒元素。

    通天被原始盘古幡一打,心神激荡之下,暗道反正是输,却要输得轰轰烈烈,于是也没顾得太多,砸开防护,要引用宇宙星辰之力与四圣斗。

    四圣此刻也是杀的兴起,如何会怕?先前还有诸多顾忌,生怕伤害洪荒百姓,有损功德,此刻通天带头举动,正合胃口,当下四人毫不犹豫,跟上通天。

    五圣在虚空中全力搏斗那是何等光景?只见那天空中星斗乱飞,各洪荒旋转扭曲,以诛仙剑阵为中心形成一个硕大的黑洞,宇宙中阴阳五行之力全部朝那黑洞飞来,消失不见。

    几人没了顾忌,原始使出盘古幡,道道混沌剑气射向那陷仙剑,将其定住;接引却是头上三颗舍利射出金光,将那戮仙剑定住;准提金身也是金光大起,十八只手执着十八般宝贝一齐将那绝仙剑架住;老子更是了得,使用太极图将那诛仙剑直接裹住。

    眼看四人就要神手去摘那诛仙四剑,老子又大喝一声,身上便飞出那上次大战中未受伤的太清道人,太清道人拿着老君的扁拐,只蒙头蒙脑的朝通天砸去。

    通天本已是在苦撑,如何挡得了,被太清道人一扁拐砸个正着,直接被打下虚空。

    太清道人打下通天后,也不飞回,迅速飞向四周,将诛仙四剑取在手中,原始等三人不及防备之下,自然让太清道人得手。

    原来通天败后,诛仙四剑自不能再交还通天之手。先天至宝何等厉害?自是人人想得,可眼下情况,却是四圣一人可得一把,老子不愿此宝被西方二圣得了,故有此举。

    西方二圣虽然对那诛仙四剑渴望万分,但也知道如今情况之下万不能和老子翻脸,当下两人故做不知,和老子、原始一起下得界来。

    通天被打下虚空,失了诛仙四剑,自是恨得牙齿痒痒,如何肯就此罢休,朝四人道:“你等以众欺寡,也莫得意,十日后,截教在此摆下万仙大阵,自要让你等有来无回!”说完,只身形一闪,往金鳌岛碧游宫而去。身后截教几万之众默不做声,在多宝等四大弟子带领下倾刻间走了个干净。

    却说那通天当日许下言语,要十日后摆下万仙大阵与四圣三教再做过一场。

    回到金鳌岛碧游宫后,通天便取出一“六魂幡”,交给门下大弟子多宝,由其主持万仙大阵。

    这“六魂幡”也不是凡物,乃是当初通天见自己门下众多,怕不好管理控制,于是便采集了天地五行之精,集合阴阳之力,炼制了此幡,每一个拜入截教门下的弟子都会在此幡上留下一份念力。又有截教精通阵法,通天便以此“六魂幡”为阵眼,创研了万仙大阵。

    将截教所有门人弟子力量集中起来,那是何等的威力惊人?是以通天才敢在先天至宝诛仙四剑被摘后夸下海口。

    与此同时,阐教门下申公豹跑来投奔通天。

    原来,申公豹因不满原始偏袒姜尚,处处与阐教作对,自然不为阐教所容,今日大商除都城朝歌外,其余之地尽皆落入西周(阐教)之手,申公豹走投无路,故来投靠截教,好保得性命。

    通天闻言一怔,只掐指一算,便命多宝接收了申公豹,一同操练那万仙大阵。

    通天端坐碧游宫内,看着宫外截教门人正在多宝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运行大阵,只觉欣慰不已。想自己截教成立至今,分内外二门……

    突然,通天心中一凛,当下面色凝重,赶忙掐指而算。

    通天这一算却是过了九日,只见通天神情憔悴,面色惨白,仿佛苍老了许多。

    圣人乃是不死之躯,如何会有这等情景?通天只喃喃仰天长叹道:“老师,通天截教终也是你亲传一脉,便如此不容于天地么?”

    原来通天自参悟诛仙剑阵后,又先后两次在大阵里独斗众圣,一胜一败,道行法力已是大进,再加上此时封神大战已接近尾声,许多以前不甚明了的天机此刻也变得清晰起来。

    通天掐算前却是突然想到自己截教内外二门向来并称,各有所长,然今日万仙大阵中弟子却几乎都是内门弟子,外门弟子除了云霄之外,已在封神大战中死伤殆尽。

    然通天却仿佛一直不知一般,通天如今想来,怎不心惊?当下有此道机牵引,通天怎还会不明白?

    此多事情虽看起来毫无关联,却有一脉可寻,那就是西方教一开始便参与了封神之战,与老子原始勾结,蒙蔽天机,不仅算计了通天截教,甚至连那女娲也算计进去。

    圣人间如此蒙蔽天机,进行算计,通天自会想到截教未来怎样。终于窥得了一线无上天机,却是封神大战注定截教败亡,西方教大兴。

    自己截教教义为截取天机,破而后立,然而门下弟子多为禽兽虫鱼之辈,根本就与道祖天道,教化人族格格不入,如何为天道所容?

    截教为通天亲立,通天一生的心血感情都在其中,饶是通天圣人定力,又如何受得了这番打击?

    明知不可为而为,那是信念;明知不可为而不得不为,那是痛苦。

    这时有白鹭童子前来通报,说是截教门下大弟子多宝前来禀报通天:如今万仙大阵已成,明日便是与三教四圣约战之时。

    通天长叹一声,吩咐童子,宣截教所有二代弟子前来觐见!

    当下多宝道人率领金灵圣母、无当圣母、龟灵圣母、金光仙、乌云仙、毗芦仙、灵牙仙、虬首仙、金箍仙、长耳定光仙等截教二代弟子一共几十人全部进得碧游宫来,这些二代弟子跟随通天日久,如今都有那太乙金仙修为,只一齐朝通天跪下,拜道:“弟子多宝(金灵……)拜见老师。”

    通天微微点头,道:“起来吧,无须多礼!”

    众人分列两侧,只待通天吩咐明日大战事宜,却见通天也不言语,只满含深情,一个一个的朝着门下弟子看去。

    末了,通天轻轻叹息一声,道:“为师以前醉心修道,却是对你们关注的少了!”

    众人一惊,又是一齐拜道:“我等千万年来受老师教导大恩,却是永生不敢相忘!”截教门人虽大多是禽兽虫鱼化形,然个个都是忠义之人!

    通天道:“多宝、金灵、无当、龟灵四人留下,其余人都出去准备那明日之战吧!”

    多宝等四人号称截教四大内门弟子,跟随通天日久,自是对通天忠心耿耿,待得其余人等出去后,通天也不对四人隐瞒,只叹道:“起来吧,今日一过,怕是我等截教再不复往日风光了!”

    四人皆是大惊失色,当下无当上前对通天道:“老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明日大战我截教便不参加了如何?”

    通天苦笑一声,道:“当年道祖鸿钧在紫宵宫中亲定封神,如今神位未满,三教四圣会放过我等截教吗?”

    众人尽是默然,如今四教结下了如此大的因果,其余三教怕截教日后报复,定是要利用此次机会与截教定个不死不休,怕是截教今日再提出送门下凑齐那封神榜都不成了。

    四人想得透彻,只一齐跪下,哭拜道:“我等千万年来跟随老师,却是再无报答老师大恩之日,还请老师受我等一拜!”说完,四人只一齐向通天行那三跪九叩大礼!

    通天待四人拜完后,也是双目通红,只起身一个个的扶起四人。

    通天突然仰天长啸,道:“想我我通天一生自比天高,截教既然截取天机,先破后立,今日我又怎肯束手就擒,甘心认命!”

    多宝等四人拜道:“愿听老师吩咐!”

    通天看着无当、龟灵二人道:“无当、龟灵,你二人明日便呆在碧游宫中,不要参加万仙大阵了。”

    说完,通天又拿出一剑一鼓出来交由两人,道:“无当,你为师姐,日后你为截教残存一脉掌教,青萍剑就交由你保管!龟灵,这是后天至宝渔鼓,乃是天下间第一个大鼓,你拿去吧,日后可好生辅助无当,我截教自有重兴一日!”

    两人叩头接过法宝,却有无当问道:“老师,日后我截教方向何在?还请老师明示!”

    通天也不回答,只望向远处,好久以后,才转过身来,又看着金灵圣母,却是没有说话。

    金灵目光坚毅,朝通天一拜,道:“金灵生是截教人,死是截教鬼!”

    通天叹道:“却是委屈你了,哎,我截教四大弟子若无人上榜,那几人也有借口!”顿了顿,通天对无当,龟灵二人道:“你两人替为师和截教感谢金灵吧!”

    待几人行礼完毕,通天似觉甚累,只挥手让金灵、无当、龟灵三人退下,诺大一个碧游宫中便只剩下通天和多宝两人。

    多宝朝通天一拜,道:“老师,多宝为了截教,愿意赴汤蹈火,身化灰灰!”

    通天道:“我截教称雄洪荒,教义为截取天道,破了后立,千万年来门下精英不计其数,却惟有你成就准圣,自是因为你深得我截教真传。”

    顿了顿,通天道:“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封神大战对截教其它人而言是劫,对你而言却是机缘!”

    通天又道:“你为我截教门下开山大弟子,我却一直未有宝贝与你,虽然你自身宝贝众多,我也是心中过意不去,今日我便将此‘六魂幡’赐予你,日后你自会明白其中妙用!”

    多宝虽是铁打的汉子,几千万年来道心已经修得有若那古井止水,波澜不兴,可此刻怎还忍得住,只跪地哏咽道:“老师……”

    通天闭上眼睛,长叹一口气道:“去吧!明日一过,你再不复我通天之徒了!”

    遥远的紫宵宫中,那已经身化天道的道祖鸿钧,却也是一声长叹。

    凌池看着鸿钧,嘿的一笑:“猫哭耗子。”

    鸿钧瞪了他一眼,随即平复心情,道:“封神量劫将终,道友有何打算?”

    “坐看风云起罢了。”凌池微微一笑,道:“封神之后,我大概会离开一段时间,圣人插手洪荒事宜终归太bug了,还是让他们去三十三天外闭门修炼的好。”

    鸿钧点点头:“封神过后,洪荒再无大的量劫,圣人却是该归隐了。”

    顿了顿:“道友要去哪?”

    “我?”凌池微微一笑,身影消失在原地,穿越了时空长河,来到了大明王朝。

    此时大明王朝经过两百余年的发展,已是横跨欧亚大陆,并占领了澳洲大陆和北美大陆的超级帝国,而作为大明王朝的不死女王,朱绯正在皇宫中处理奏折。

    一阵微风吹来,朱绯似有所感,抬头望去,只见一相貌平平,身材高瘦,身穿白衣,头戴高帽的少年含笑走来。

    朱绯手中钢笔落在桌上,眼圈泛红,声音轻颤:“池弟弟……”

    凌池微微一笑:“红姐姐,要和我回家,见见未来的公婆和小姑子吗?”

    (全书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