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八章 姬发到来  重生洪荒青莲道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张桂芳带着残余人马重整之时,这时救星却来了。

    要问这救星是谁?正是姬发率领的西岐五万大军,原本张桂芳被冀州杀的还剩残余兵马五万,如今又先添壮兵五万,合计十万再次向冀州城开去。

    不过这次西岐姬发所带领的五万军士中,除了一姜子牙还算懂点道术外,其余人马一概不知,张桂芳见此,无奈,只得派人前往朝歌求援。

    闻太师见奏报,烦闷不已,欲自己亲自带兵前往征讨,又恐朝歌空虚,自己若是不去,恐怕西歧无法降伏。

    其门人吉力见太师为难,便上前说道:“老师,这冀州只是异人强悍,十年前王上所招的奇人异士,如今可派彼等前往。”

    闻太师闻言拍掌大笑道:“只因事冗杂,终日碌碌,为这些军民事务,不得宁暇,把这些道友都忘却了。不是你方才说起,几时得海宇清平。”于是便派人说服纣王,派这些奇人异士去了冀州。

    而在冀州城下的张桂芳,姬发等人,在朝歌派来的修士到达之后,便出营,准备再次交战。

    冀州城中的众将,闻听张桂芳出战。一个个都跑到苏护面前请战。在他们看来,张桂芳的大军不过是盘中之菜。谁想吃,就可以去吃。可事实会是如此吗?

    苏护见一众大将都战意昂扬,心中也是极为高兴,便说道:“张桂芳久不出战,像乌龟一样缩在营中,今日竟然出来了,既然出来了,那就让他不要再回去了。哈!哈!哈!哈!”

    众将也是一阵大笑,只是申公豹心中略有不安,想到张桂芳也不是无智之人。既然他敢出战,那么就必然有所准备,但见主帅和众将都兴致极高,想到:“或许让他们吃一点亏,也是好的。”而一旁的迦叶似是感觉到了申公豹的想法,对着其笑了笑,没有说话。

    二人随在苏护身后,向城外走去。

    待众人整顿兵马出城,来到两军阵前,苏护身后闪出大将郑伦,拍马上前喊道:“冀州大将郑伦在此,张桂芳可敢与我一战?”

    张桂芳没有答话,到是张桂芳身后一位道人,催动座下梅花鹿,奔上阵来,喊道:“无知小儿,看贫道前来会你。”说完便挥舞手中藤杖,向郑伦打去。

    那道人正是十年前朝歌召来的修士之一,名为随尘真人,乃是一修炼数百年的修士,自知仙道无望,便投身朝歌,欲享受人间富贵。此时与郑伦交战良久,想到黄飞虎曾言郑伦有道术在身,便想抢先下手,以免遭郑伦所伤,面上不好看。

    那随尘真人从怀中取出一物,向郑伦打去,大喊一声“着”。只见一道红光向郑伦打去。郑伦在随尘真人喊出声来之时,便有所防备,但还是未曾料到,那道红光速度之快直如闪电一般。郑伦仅仅来得及侧开身子,便被红光击中。

    只听郑伦大叫一声,便抱着右臂,伏在火眼金睛兽上逃回本阵。而苏护见郑伦落败,忙挥军而上,将郑伦救回,救回郑伦之后,苏护也无心再战,直接收兵回城。

    张桂芳见苏护战败收兵回城,便趁机攻城,但被冀州城中一阵乱箭射了回来,黄飞虎见无机可趁便也收兵回营。

    苏护回到城中,看着受伤昏迷的郑伦无计可施,几位郎中都说自己无能,无法可医,告辞而出。苏护不由有些烦闷。

    袁洪安排好守城之人后,便来到郑伦府中,查看了郑伦的伤势之后,对苏护说道:“君侯,郑将军乃是被地底火毒所伤,凡间郎中是治不好的。”

    苏护见袁洪知道郑伦被何物所伤,便问道:“那袁将军可能医治。”

    袁洪答道:“莫将虽识得此伤,却是不会医治,若要治好郑将军之伤,还需末将的师兄迦叶才行。”

    苏护闻言,大喜,连忙命人传来迦叶。

    未几,迦叶此处,只闻得袁洪说道:“师兄,这郑伦大将的伤势群医束手,只能劳你前来。”

    迦叶淡笑道:“无妨。”接着又看了郑伦一眼说道:“原来是被地底毒火所伤,哪些凡间郎中又怎能救治。”

    说着从修中取出一玉瓶,交给袁洪说道:“将此药敷在伤处,自然痊愈。”

    一旁的苏护闻言,大喜,说道:“却是谢过丞相。”

    迦叶笑道:“如此,迦叶便告退了。”言罢,向苏护行了个礼,便退了出去。

    迦叶退出去后,袁洪便将药敷在郑伦伤处。

    却说那郑伦自被白云道人所伤之后,便昏迷倒地,待袁洪将伤药敷上之后,不多时火毒消去,便慢慢醒来。

    看着眼前的袁洪,此时郑伦就是在迟钝,也知道是袁洪救了他,忙向袁洪抱拳说道:“郑某多谢袁将军相救,日后必有报答。”

    袁洪笑着摆手说道:“郑将军不必客气,这次却是我师兄迦叶相救。”一旁的苏护也点头称是。

    接着苏护便吩咐下人摆宴,召集众将,为郑伦接风。不多时,冀州一众文武便都到了银安殿。苏护待众人来齐之后,举杯说道:“今日召集众位前来,不为别的,只为郑伦将军伤愈归来接风,诸位满饮此杯。”

    众人起身说道:“恭喜郑将军伤愈归来,祝君侯早日击退朝歌大军,还我冀州百姓安宁。”说完之后,众人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第二日,苏护带着重新归来的两员大将,信心满满的出城,来到两军阵前。而张桂芳在得到探子通报说是冀州苏护出城了,便也帅兵出营,准备与冀州军交战。

    两军对阵之后,没有什么废话,直接便是大将单挑。因为大家要说的话早都说完了,双方都有自己的想法,谁也改变不了谁。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击败对方获得胜利,而不是无聊的在战阵之上互相谩骂,那样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张桂芳身后冲出的是上次打伤郑伦的随尘道人,只见随尘骑着梅花鹿,手持藤杖,从张桂芳身后缓缓走出,来到两军阵前,说道:“贫道随尘,谁要前来送死?”

    在随尘看来,加入军队的修道人,想来不是什么正经的修士,不过是一些得了修士传授的凡人,以自己真仙的修为,在人间应该是没有对手的。可是他又怎么都没想到,会出现袁洪,这个西方教二代弟子,故随尘很是狂妄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郑伦见随尘出现在两军阵前,顿时两眼发红,欲冲上前去报前次被伤之仇,却被袁洪拦下,郑伦诧异的看着袁洪,问道:“袁将军,你这时什么意思?”

    袁洪说道:“郑将军,那随尘身上有沾染地底毒火的武器,你没有护身法宝,挡不住。还是让我来吧。”

    郑伦闻言不悦道:“袁将军的意思是,莫将不是那妖道的对手?”

    袁洪笑着说道:“郑将军,袁某并没有这个意思。只不过是觉得由袁某上阵,更好一点,毕竟袁某有护身之宝,而郑将军没有。”

    郑伦闻言思忖片刻,缓缓退了回去。

    袁洪见状笑了一下,拍马向阵前走去。待来到阵前。看着随尘轻轻的说道:“随尘,你已经有了真仙的道行,何必前来送死呢,当一个逍遥散仙不好吗?“

    随尘闻听袁洪道出他的修为,心中有些吃惊,在仔细一看,自己竟然看不透袁洪的修为,心中惊讶的感觉更盛,但想到自己的血煞刀,心中有一阵放心。

    这血煞刀乃是随尘,在一座太古仙人的洞府中发现的,虽然以随尘的修为,还不足以发挥血煞刀的全部威力,但是遇上与自己修为差不多的修士,还是能够战胜的。

    想到这里,随尘对袁洪说道:“袁洪,想来你的道行已经达到金仙的境界了吧,你不也是在凡世厮混,而且是谁送死还不一定呢。”

    袁洪闻言讥笑道:“就靠你那把带着地底毒火的飞刀?我让你知道,你的那点家当根本不足为凭。”说着便拍马向前。

    随尘也一拍坐下梅花鹿,向袁洪杀去。刚一交手,随尘就被震得双手发麻。心中暗思道:“这厮好大的力气,不用血煞刀恐怕不能取胜了。”想到此处,随尘道人将收伸到怀中取出一个皮囊,将皮囊打开,喊了一声:“着。”便见一道红光向袁洪飞去。

    冀州军中,众人看到这道红光又再次出现,尤其是郑伦,他曾经被这道红光所伤,对于它的威力,比别人了解的更深。此时见随尘再次放出红光,不由得为袁洪担心起来。

    袁洪此时才知道,郑伦当时为什么不躲避,因为这道红光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袁洪虽然一直就在注意随尘道人的暗器,但是等暗器真的放出来之后,他还是仅仅抬起手臂挡了一下,随后便被击中。直到此时,袁洪才看清楚,随尘道人的法宝乃是一柄飞刀。

    待被击中之后,袁洪只觉得一阵灼热的感觉又小臂向全身散去,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小臂伤口上传来。袁洪忙将迦叶给的药敷在伤口上,一阵清凉的感觉立马传遍全身,火毒立马便被拔去。而那一点点伤口,对于练了八九玄功的袁洪来说,算不了什么。

    袁洪看着随尘说道:“没想到你这飞刀竟然如此厉害,连我的身体都能弄伤。”说完便显出八九金身,只见一身高丈六,三头八臂的金身出现在袁洪顶上。

    袁洪现出金身之后便拍马向随尘杀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