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七章 张桂芳大败  重生洪荒青莲道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待众将聚齐,迦叶开口问道:“城外朝歌大将挑战,那位将军出去迎战,立此头功?”

    一旁闪出一将,说道:“丞相,莫将愿往!”

    迦叶抬眼看去,乃是梅山七怪中的牛精金大升,此人性如烈火,武艺高强;力大无比,善使一杆大枪,有万夫不当之勇。

    迦叶见得金大升请战,淡笑道:“有壮士出战,此战必胜。”

    金大升出城之后,也不答话,直接提着长枪,向风林杀去,风林见冀州城中冲出一将,便也拎着两根狼牙棒向金大升杀去杀去。

    大家都知道,苏护虽未竖起反旗,但其擅自称王,已然和反叛没有区别,冀州与殷商已是不死不休之局,故双方上阵也无废话,直接开始交战。

    那金大升却是不愧为牛精所化的勇将,和风林交战三十多个回合,慢慢占了上风。终于金大升逼开风林手中狼牙棒,一枪扎在风林腿上,风林大叫一声转身便走。

    金大升忙拍马追上前去,可惜金大升却是不知,那风林曾学得一门左道法术。风林在马上见金大升追来。手中一掐法诀,口中念念有词,把口一吐,一道黑烟喷出,就化为一网;里边现一粒红珠,有碗口大小,望金大升劈脸打来。

    金大升此时正在追敌,未曾料到风林会此左道法术,不曾提防,被风林的红珠打中。当场身死,化为一头牛精,魂魄飘飘荡荡却是来到昆仑山玉虚宫,进了封神榜。风林调转马头,将金大升枭首回营。可怜的金大升法术还未使出便被偷袭致死了。

    张桂芳闻风林首战建功,大喜。忙命人将金大升的牛头号令辕门,在功劳簿上为风林记上一笔。

    冀州败残人马进城,报于迦叶。迦叶知金大升阵亡,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其所想。不过袁洪得知其弟战死,着实伤心不已。城中诸将也是个个切齿。

    第二日。张桂芳率大军在西歧城外叫战。

    探子报入城中,迦叶说道:“这张桂芳如此不识好歹,我等便去会他一会。”

    待来到城外,迦叶列开阵势,只见对阵旗幡脚下有一将,银盔素铠,白马长枪,上下似一塊寒冰,如一堆瑞雪。顶上银盔排凤翅,连环素铠似秋霜。白袍暗现团龙滚,腰束羊脂八宝厢。护心镜射光明显。四面锏挂马鞍傍。银合马走龙出海,倒提安邦臼杵枪。真是张桂芳是也。

    张桂芳见迦叶人马出城,队伍齐整,纪法森严,左右有雄壮之威,前后有进退之法。一对对出来,其实骁勇。又见迦叶坐青骔马,一身道服,落腮银须,手提雌雄宝剑。鱼尾金冠鹤氅。丝绦双结乾坤。雌雄宝剑手中拎,八卦仙衣内中衬。端的一派仙风道骨。{此刻西方还是属于道教,适才这迦叶是一副道人打扮。}

    张桂芳拍马上前。说道:“迦叶,你主苏护乃纣臣,曾受恩禄,为何又背朝廷,恶大罪深,纵死莫赎。吾今奉诏亲征,速宜下马受缚,以正欺君叛国大罪。尚敢抗拒天兵,只待踏平西土,玉石俱焚,那时悔之晚矣。”

    迦叶闻之,也不生气,淡笑道:“公言差矣!如今纣王昏庸,黎民百姓身受水深火热之中,料公一忠臣,也不能辅纣王之稔恶。吾君臣守法奉公,谨修臣节。今日提兵,侵犯冀州,乃是公来欺我,非我欺足下。倘或失利,遗笑他人,深为可惜。不如依吾拙谏,请公回兵,此为上策。毋得自取祸端,以遗伊戚。”

    张桂芳闻言大怒,向左右喊道:“何人前去将迦叶拿下!?”先锋风林应声而出,喊道:“莫将愿往,迦叶拿命来!”这风林胜过一次,却因胜利而蒙了心,丝毫看不出这迦叶不可惹,合该榜上有其名。

    风林一声大喊,却是恼了迦叶身后大将袁洪,本来袁洪就恨这风林杀死他弟金大升,如今看这风林又不识好歹,欲要打杀他师兄,当即再也忍不住,拍马而出,喊道:“风林休得狂妄,看我袁洪前来拿你。”

    两将交锋,只杀的征云绕地,锣鼓喧天。

    那边张桂芳,见风林被挡住,便亲自拍马而出,向迦叶杀去。冀州大将郑伦见状忙拍马迎上。四员战将杀的难解难分,不分高下。

    那张桂芳也曾的异人传授,有奇术在身,此时见郑伦武艺娴熟,一时战郑伦不下,便大喊一声:“郑伦还不下马,更待何时?”郑伦只觉一阵头晕眼花,坐不住鞍,掉下马来。好在这郑伦也是不凡,原本也准备着异术,就在张桂芳大喝之时,郑伦一声轻哼也随之发出,两将同时掉落马下,接着又被士兵抬了回去。

    那边分林见之,便再次使出法术,从口中突出红珠,朝袁洪打去。

    怎奈袁洪修的乃是佛门护教神功《八九玄功》,一身肉体强悍如斯,只闻的“当”的一声,袁洪丝毫无事的骑在马上,风林见之,不禁骇然,就这一愣神,便被袁洪一棍砸碎脑袋,死于非命,只留一丝魂魄飘飘荡荡去了昆仑山玉虚宫,进了封神榜。

    这边迦叶见二将一胜一和,忙挥兵一阵掩杀,杀伤朝歌军士无数,大胜而回。待回到城中,自是大肆庆祝了翻。

    苏护在冀州城内举城欢庆,而冀州城外张桂芳营中中却是一片愁云惨淡。袁洪多次出城叫战,张桂芳因其异术比自己的厉害,不敢出战。高挂“免战牌”,闭门不出。

    迦叶见张桂芳高挂“免战牌”,笑了笑,便整天派士兵在张桂芳营外叫骂,一直骂之三五日,迦叶又出策,令袁洪夜袭张桂芳的兵营。

    这三五日的叫骂,已经使得张桂芳所统领的士兵心中士气跌落谷底,哪里还比得了士气正盛的冀州城士兵,又因冀州城士兵偷袭,导致张桂芳大军瞬间兵败,张桂芳无耐,只得带着剩余的惨兵且战且逃,袁洪为报弟被杀之仇,一直追杀十里,方才回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