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三章 侯虎设计擒九公 冀州大治  重生洪荒青莲道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且说崇侯虎听得其弟崇黑虎之言,欲要投奔冀州侯苏护,且不让其部下看不起,必先立下一功,这功如何立,两兄弟便商量好,知道此次他们战败,朝歌肯定会再派人来征讨冀州,到时擒得主帅,如此功劳却也不小。

    两兄弟就这么商定,就算是纣王不要他前来相助,他也会上表纣王,说是待罪立功。

    如此这般,两兄弟便商定下来,而此次邓九公大败,虽然对外防御甚严,但对于内部,邓九公却没有想到会有人反,是以防御比较宽松,在加上这崇侯虎亦是北伯侯,士兵对于他却也没有防备。

    如此这般,竟真被崇侯虎得手,擒得邓九公,带着邓九公以及部下,星夜投奔了苏护。

    且说苏护得知崇侯虎来投,更带有邓九公,当即大喜,思虑了片刻,便立马见了其二人。

    苏护见得二人,连忙上前帮邓九公解绑,又吩咐下人办上酒席,便引着二人吃了起来。

    席间,苏护见得邓九公虽没反抗,但却默不作声,知其心中不服,一时之间也不知从何说起,这时左右来报说丞相迦叶求见,有收服邓九公之法,苏护闻之,大喜,连忙招迦叶来见。

    未几,迦叶来到席间,知道那个一脸桀骜不驯的中年人,便是邓九公,当即上前说道:“邓元帅可有不服。”

    邓九公没有出声,而是轻哼了一声。

    见此,迦叶微微一笑,轻轻摇头道:“邓元帅乃忠义之士,怎的不识大体呢?”

    邓九公闻言心中不禁有气,只是碍于阶下囚,是以并未开口反驳,只是不言不语。

    迦叶眼珠一转,已然看出他心中所想,轻笑道:“怎么,邓元帅心中还是不服?”

    邓九公仍未出言。

    迦叶正容说道:“你也莫不服气,且听我道来,看是否如我所言。若是不对,你尽可反驳,无须顾虑!”

    邓九公只得说道:“请讲。”

    迦叶肃然道:“你当知,纣王昏庸,先是在父母宫中亵渎神明,后又屡杀忠臣,更建鹿台,死伤无数百姓;又造酒池肉林,日日只知享乐,不理政事;如今已是百姓怨恨,天下离心。你奉纣王之命来伐冀州,岂不知恨于天下?更何况苏侯乃是贤德之君,如今龙吟冀州,天定冀州当兴。你却不知已是行了逆天之事,你可曾想过那些来伐冀州地众人又有几人可保周全之身?况且尔为凡人,怎能战得过我冀州异士?”

    一席话将邓九公说得冷汗直流,他忙对迦叶说道:“如此我该如何是好?恳请上仙告之一法,九公感激不尽。”

    迦叶宽慰他道:“你也不须心急,我告你一法。不知你肯做否?”

    邓九公忙道:“上仙请讲。”

    迦叶说道:“你只须降了冀州,从今往后助苏侯伐商。不仅不遭百姓唾骂,日后更可封疆列侯,岂不美哉!”

    邓九公闻言踌躇道:“此法虽是可行,只是家眷俱在朝歌城中。若是我投降了西岐,消息传回朝歌,纣王盛怒之下必定下令将我一家老小俱都斩首,如之奈何?”

    迦叶闻言笑道:“此乃小事尔!你只须降我冀州,我这便让派人往朝歌走上一遭,将你家眷带来冀州。到时尔等亦无了后顾之忧,亦可安心辅佐苏侯成就大业了。”

    邓九公闻言感激地拜道:“邓九公谢过上仙指点之恩。”接着又拜向苏护,道:“降将九公拜见苏侯。”

    苏护不禁哈哈大笑道:“哈哈,九公不必多礼,以后便是一家人。”言罢,又拍了拍一旁的崇侯虎。

    迦叶见之,不禁微微点了点头,便悄悄退了下去。

    且说迦叶命人救得邓九公一家,冀州又得邓九公来投,这姬昌立马吓得带领残余人马掉头就跑。

    朝歌异人未至,大军先退,不禁使得纣王又是一阵大怒,正欲再次派人前去征讨,此刻却无人敢去,便有人举荐闻仲闻太师前去征讨,纣王也有此意,一来派闻太师去可平定冀州,二来也希望闻仲离开朝歌,他好继续享受。

    但恰恰闻仲此刻听得自己老师龟灵圣母之言,不允其出去朝歌,适才听得纣王旨意,心中虽欲去征讨冀州,但却有心无力,只得抱病在家。

    且说这边朝歌一时之间无力攻打冀州,到让冀州得到一丝喘息,于是苏护听得迦叶之言,在冀州招贤纳士。

    一时苏护好才之名传于四海,到冀州应征之人多不胜数,虽多为无能之辈,但也有一些在本国未曾得到重用,且有才能之人前去,如太颠、闳夭、鬻熊、辛甲、辛免等人,皆是有大才之人,却被苏护折服,投入冀州帐下。

    苏护向众人询问治国之策,辛甲出班言道:“治国不过是治民,所谓“民为邦本,本固邦宁”,只要治下百姓衣食无忧,邦国自然安宁。所以依臣之见只要怀保小民,治国易也。”

    苏护闻言问道:“那如何怀保小民?”

    辛甲答道:“臣自幼家贫,年幼之时,求得不过是每天能吃饱饭,隔数年能有一件新衣穿,如此而已,所以以己度人,微臣想这世间的百姓都应该是差不多吧?”

    “卿家的意思是?”

    “微臣的意思是,降低税收,让升斗小民能够休养生息,当小民能够吃饱饭时,自然无人会去作奸犯科,主上治下自然清平。”

    “那依卿家看来,这税收当为多少?”

    “微臣认为,当采用“九一而助”的政策,即划分田地,让无田和田少之人助耕公田,纳九分之一的税。”

    “这样是不是收的太少了?”苏护想到自己还要招募军队,收如此少的税收,自己恐怕不够用,故虽知辛甲说的有理,但还是有些迟疑。

    “微臣觉得已经不少了,就算纳九分之一的税,也已经足够主上宫室以及官员的用度,而且如此做还能在天下万民中彰显主上之仁德。”

    苏护闻言,知晓自己冀州要起事,首要之事便是要获得民心,收九一之税,虽然使自己扩充军队的速度慢下来了,但是相比获得民心,这点损失也算不了什么。而且自己家中数代积攒下来的财富,应该能支持军队扩张所需的钱财。

    想到此处,苏护便说道:“卿家所言极是,此事便交由卿家来办吧。”说完便转身出了大殿。

    辛甲等人闻听苏护真的答应了此事,不由大喜,知晓自己等人遇到明主,当即几人互相商议着怎么办刚刚所谈之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