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百七十二章血战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魏胜骑着马飞奔,每到一个哨点,都尽力说服一个哨点的都头。

    便在此时,契丹军兵分几路,全力向宋军发动了孤注一掷的进攻。

    所谓的兵分几路,其实是障眼法。

    萧朵鲁不一共一万人,他将进攻分成了三路。

    其中两路都各自只有一千人,真正的主军有八千。

    这样做的原因就是为了让宋军无法估清他到底有多少人马。

    午夜时分,辽军行动了。

    最开始黑压压的一片在苍茫大地上匀速移动。

    直到冲过宋军的哨点。

    第一波杀戮开始了。

    分散的宋军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战斗力,凡是被辽军冲击到的宋军哨点,几乎是被淹没。

    成百上千的宋军士兵被辽军的刀砍成碎片。

    被突袭的宋军拼尽一切从尸体堆里逃出来,开始将敌军突袭的消息往回送。

    萧朵鲁不的这一套战术非常有效,人少的两路各自突然冲击进入宋军岗哨线的时候,宋军以为是敌军主力全部来了。

    于是送回去的消息,就是辽军来了三路大军。

    至于具体人数,根本无法预估。

    有人说是五万,还有说是八万,更有甚者直接说是二十万。

    一时间,宋军被突然起来的局面冲乱了阵脚。

    崔晋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连忙让人将这个消息送回给牛皋。

    他自己慌忙开始组织军队。

    在他的中心哨点,是安排了两千骑兵的。

    但这茫茫黑夜,他要组织这两千骑兵去拦截契丹,犹如大海捞针。

    而萧朵鲁不的八千骑兵,此时正风驰电掣般向牛皋的主力军逼近,几乎与探子的速度相差不多。

    这中间就出现了信息差。

    牛皋早接到了敌军的动向,但却不知敌军来的如此迅猛。

    而且当第二波军情送回来的时候,已经完全乱了。

    牛皋根本无法掌握到敌军的动向,只好下令全军严阵以待。

    然后,宋军正在结阵的时候,契丹大军已经在探子的后脚冲上来了。

    宋军几乎听到前方大地在震动,在颤抖。

    许多士兵连忙加速集结,但一支三万的大军,如何能这么快整理完毕?

    再加上这支契丹军又抱着孤注一掷的决心冲杀的,战斗力之强,前所未有。

    却见契丹铁骑如同崩溃的洪流,冲击垮塌了宋军的护栏,冲击进营帐。

    空前大规模的屠杀开始了。

    在火光下,一排排契丹铁骑冲进了尚未摆好阵型的士兵群中。

    宋军非军纪不严,战斗力不强,而是兵阵为结,如同一盘散沙,被一冲就崩溃了。

    一瞬间,无数年轻人被契丹人撞飞,压在后面。

    在地上打滚,强大的冲击力,冲撞得人骨头扭碎,内脏受损。

    更有甚者直接被契丹军的铁骨朵敲在头盔上,震得头骨裂开。

    最惨的是倒在地上,被无数马蹄踏成肉泥的。

    无数柄锋利的钢刀在火光中饮血。

    无数家庭破碎!

    孩子失去父亲!

    朝廷重金培养的战士,帝国的守卫者们,大宋的精锐,在这一刻惨死敌军刀下!

    绝望的叫声响彻原野。

    前方大火焚营,宋军的抵抗根本无法阻止起来了。

    半个时辰后,宋军的军营已经火光冲天,后面的宋军溃散的溃散,被杀被杀。

    辽军气势大盛,锐不可当。

    无数契丹人挥舞着钢刀、铁骨朵、战斧。

    一个时辰过去后,许多人的刀都砍得翻卷过来,铁骨朵都捶变形,战斧都出现大片缺口。

    上面还沾着浓浓的血和骨头的残渣。

    牛皋满脸涨红,全身沾满了鲜血,在一众士兵的簇拥下,好几次才杀出重围。

    鲜血不停从他厚重的铠甲上哗哗流下来,那是他战友的血!

    他此时心中怒火如同滔滔江水。

    牛皋怒吼道:“儿郎们,跟本帅冲,杀了这些辽贼!”

    “牛帅!请牛帅快撤退!弟兄们来阻拦辽贼!”

    “不行!他们都是我的好儿郎!我带着他们出来,答应过带他们回去!”牛皋双眼通红,他紧紧握着长枪。

    “我愧对岳帅,愧对陛下,愧对大宋!今日唯有一死!”牛皋悲凉地吼道,“全军听令,随本帅一起冲过去,无论多少!”

    此时,剩余的宋军,所有人都血染征衣,双目通红。

    众人泪流满面:“吾皇万岁!大宋万岁!吾等唯以死报国!不敢奢望进忠烈祠,但愿同埋此地!”

    牛皋带着最后的几百人,向辽军冲去,很快淹没在辽军的冲锋下。

    大火照得黑夜一片通红。

    天空的云层不知何时已经散开。

    幽深的苍穹上,突然出现了一场壮丽的流星雨。

    它们一个个从夜空划过,照亮了苍穹,却很快燃烧了光辉,消失在空寂的天幕上。

    牛皋,大宋西北战区第一军团副都统,上将,岳飞麾下最能打的将军之一。

    当年伐夏的时候,在神武军中,他和杨再兴同时带着神武军硬抗党项的铁鹞子,杀得党项丢盔卸甲。

    又在对抗完颜宗弼的时候,带着铁骑,从侧面将铁浮屠斩断。

    他战功累累,跟随岳飞打过最硬的仗,灭过最强大的敌人。

    他此次带领第三军团,势要破了碎叶城,横扫西域。

    在最后的拼杀中,周围所有的将士都战死了。

    牛皋扬天长啸,在宋军的尸体堆中自刎。

    很快,天亮了。

    朝阳照射下来,草原上有一层浓浓的血雾。

    风一吹,那些血雾也跟着飘荡。

    萧朵鲁不骑着战马,全身是血,他正在重新调集他的军队。

    等辽军集合完后,萧朵鲁不下令开始铸京观。

    一批辽军开始割头颅,到上午的时候,宋军的万颗头颅组成的京观如同一座山。

    鲜血将这片草原彻底染红,脚踩在上面是粘稠的。

    “找到宋军统帅的尸体了吗?”

    “启禀大帅,找到了!”

    “头颅割下来,示众!”

    “是!”

    “报!大帅,宋军粮草都已经收集完毕!”

    “很好!一人领一份,吃完再待几天的干粮,半个时辰后撤!”

    萧朵鲁不很聪明。

    这支宋军溃败的消息必然已经传到了岳飞那里,若是宋军大军直接杀来,他肯定是招架不住。

    现在补充完后,就赶紧撤。

    和宋军打突袭战,才是上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