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 真相  匿名者暗杀兵团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复仇》第一話《真相》

    为了救美雪潜入库帕塔庄园的零,发现了三少的秘密工作室,尼古拉斯曾经说过让他一定要去里面看看,到底里面有什么呢?

    另一方面正在执行姑姑命令的凯拉斯和西玛,已经猜到萨米特他们的藏身位置,只要把当家亦带去会议室就可以开始姑姑交代的任务了。当凯拉斯与西玛走到杂物室门口时,西玛面无表情地指着里面小声说:“哥哥,我感觉到他们就在里面。”

    凯拉斯微笑着正准备去开门,突然门被执事马丁一脚踹开,紧接着就拿着一把西洋剑直刺向凯拉斯的心脏。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西玛拉开了哥哥凯拉斯,并一脚踢掉了马丁手中的剑。

    马丁惊讶道:“真是没想到,西玛妳的战斗力这么强。”

    凯拉斯轻轻地拍了拍西玛的背说:“杀了他。”

    马丁从身上又拿出两把匕首:“想杀我亦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会誓死保卫主人的安全。”

    西玛什么话都没说,就赤手空拳冲了上去。她的速度灵活力量爆发惊人,拳脚轻易可以打坏墙壁,所以马丁即使拿着武器亦祇能不停躲避。

    马丁一边躲闪一边问道:“西玛小姐,妳还真是厉害,师承哪里?”

    西玛并没有回答专心进攻,一拳打中了马丁的腹部使其吐出了许多鲜血。

    马丁擦掉了嘴上的鲜血说:“妳的拳头威力果然厉害,看样子我的胃已经破裂了。不过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们就不可能见到当家。”

    西玛突然停止了攻击,转身对凯拉斯说道:“哥哥不好!我感觉到他在说谎,萨米特不在这里。”

    这时在暴雨中的零慢慢地靠近了凯拉斯的那间神秘的工作室,木屋所有窗户紧闭并拉着窗帘。要想进入对零来说轻而易举,但是他亦担心这是尼古拉斯的诡计。

    就在零犹豫不决时,突然从木屋里传来了中年女人痛苦的哀嚎声。零听到声音立即冲了进去,不管怎样要先救人。他一进入这间木屋整个人都被震惊了,这里随处可见尸体。

    虽然零见惯了尸体,可是这里的尸体非常不寻常,每一个都好像在做实验一般,身上到处插着管子,有些内脏外露明明死了,可是血管还会规律地搏动。这幅景象十分诡异,加上窗外时不时的闪电真有些恐怖的感觉。

    零心想这些应该就是运送去奥兰斯城的尸体,尼古拉斯就是让我来看这些尸体吗?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吧。

    那女人的哀嚎声是从房间内的地下室传出来的,零顺着声音慢慢地下去了地下室。地下室里有一些微弱的灯光,零走下了一段较长了楼梯,然后进入了一个房间,这里摆放着两具尸体。

    零一眼就认出来,一位是二少爷华伦,另一位是五太太鲁奇卡。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他们亦死了,难道说三少他……

    就在这时一位女人虚弱的靠着墙问:“是谁?凯拉斯是你们吗?”

    零立即把手放在自己的忍刀上准备,可女人看到零后惊讶地一直说道:“太像了,实在太像了。”

    零追问:“像什么?”

    “我想请问,你是不是孤儿?”

    零大吃一惊,这个女人怎么一眼就看出自己是个孤儿呢。他刚想回答时,那女人就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

    这时零立刻过去扶起了女人问:“妳是什么人?是凯拉斯把妳囚禁在此的吗?”

    “你在说什么,我是他的姑姑。”

    “姑姑?妳难道是因蒂纳小姐?听说妳的精神……”

    “萨米特是不是告诉你我是个精神病,说实话是有一些,尤其是在生物领域上。”

    “那妳为什么会在这里?”

    “如果我没有猜错孩子,你的母亲是不是叫做宫,你和她长得实在很像。”

    零一听心里紧张起来,为什么她会知道自己母亲的名字,她与自己的母亲到底有什么关系?再看看这一屋子的尸体,零突然想起了尼古拉斯说的话,“如果零为凯拉斯工作就太不合情理了。”这话是什么意思,零心里开始有这非常不好的想法。

    虚弱的因蒂纳用力地拉着零走入另一个房间,她指着墙上的照片说:“他们两位,就是你的父母吧?”

    零一看到墙上的照片整个人都僵硬了,墙上的那些照片都是剖腹实验的过程,而且从相片中可以感觉当时他的父母还没有死。

    因蒂纳用颤抖的手指着相片说道:“男的叫平成,女的叫宫,他们是一个叫鬼冢的人送来的。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实验品。”

    “实验品,鬼冢竟然把他们……”零受到了强烈的打击,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父母还会受到这样的虐待,这比被鬼冢杀死还更加残忍。

    “他们是我的第一对实验,非常完美让我可以提取出来制作病毒的关键材料。”因蒂纳用及其微弱的声音讲:“可惜最终我还是要把他们交给巫医卡尔。”

    “他们还活着吗?”零小声问道。

    “他们已经死了我的孩子,不过我在他们的尸体中依然有个别细胞存活,这是我给卡尔的一个惊喜,不知道他发现没有。”因蒂纳的身体支撑不住坐在了地上,并从嘴里吐出了黑色的液体。

    零看着痛苦倒地的因蒂纳问道:“妳没事吧,这是怎么了?”

    “其实我不久前吸入了自己做的病毒,我不想被阿萨尔杀死。”因蒂纳又开始痛苦地呕吐,整个人已经没有了血色,不过她依然坚持说:“我在吸入病毒后感觉到有些不对,这些病毒中有我预料不到的变化。很可怕的变化,我之前祇是知道吸入病毒后会丧失记忆,可是我感觉可能连理智亦受影响。之所以要和你说这么多,就是要在我彻底变异前告诉你一切。你要在我变异前杀了我,不然后果严重。之后要立即去大宅那边制止凯拉斯他们,夺回他们手中的病毒。”

    “你的意思是他们要把病毒扩散在整个库帕塔庄园吗?”零追问。

    “他们是受到了我错误的引导,如果万一……”因蒂纳从眼眶中流下泪来:“我拜托你,要把所有受感染的人都杀死,一定要确保刺穿他们的心脏和动脉放血。不然的话整个非洲,不,整个人类都会有麻烦的。”

    “妳到底在做什么!?人命不是让你们去这样使用的!”零听后非常愤怒。

    “呵呵……”因蒂纳全身抽搐起来:“快……快动手把,我的意志就快支撑不住了。”

    零流着泪水拔出忍刀精准地插入了因蒂纳的心脏,并将她的颈动脉划开加速放血,没多久因蒂纳就一动不动了,满地都是暗红色的鲜血。

    零取下了墙上父母受害的照片自语道:“鬼冢,我不能原谅你的所为,绝对不行。”说完零就离开了这间满布尸体的木屋,他害怕有什么未知的病毒,所以一把火将屋子烧毁。

    在熊熊烈火的映照下,零一人在雨中走向了大宅方向。

    马丁那边大笑道:“你们现在才看穿已经晚了,估计现在当家和他夫人已经去到了会议室救人了。”

    听了这话凯拉斯反而露出了笑容说:“马丁你还真是狡猾,不过我亦早有防备。”

    接着就听到楼下会议厅那边传来了爆破的声响,紧接着就是大家慌张地叫喊声。

    马丁面带恐慌地问:“凯拉斯你到底做了什么?”

    凯拉斯笑道:“随着爆炸,在会议室那里的人应该已经都吸入了病毒。”

    “病毒?你们到底在做什么?”马丁不解问。

    西玛用力地踢了马丁一脚,然后一甩将他扔到了凯拉斯身旁。

    凯拉斯蹲下摸摸马丁的头发讲:“这么做都是为了他们好,只要吸入了姑姑做的病毒,阿萨尔的人就杀不了他们了,不过他们会失去记忆不再认得彼此,就当作重新做人吧。”

    马丁听后激动地反驳:“凯拉斯少爷你到底在说什么?人最宝贵的就是记忆,这样一来和杀了他们有什么区别。”

    凯拉斯冷静地解释:“区别就是他们不会死,而且会变得非常强大,唯一的缺点就是要想增强力量需要吃人。”

    马丁一边摇头一边流泪说:“少爷,请不要这样做,因蒂纳的思想不正常,你们一定不要被她利用,这是回不了头的。”

    凯拉斯摇摇头:“已经无法回头了执事。”

    紧接着西玛走过来将马丁拽起用力一抛,直接从三层的窗户扔了出去。马丁正好落在了大宅门口的喷水池上,他的鲜血染红了整座喷水池。

    零走到大宅门口刚好看到了马丁的尸体,他立刻抬头看去发现凯拉斯站在窗口,就大声问道:“凯拉斯你姑姑叫你不要使用病毒,这些病毒有问题会让人失去理智。”

    凯拉斯看着零有些惊喜道:“喔,索罗你回来了。你怎么会见到姑姑的,已经晚了,病毒已经传播开了。”

    “那就要尽快杀死那些受感染的人,他们在哪里?”

    “我为什么信你,你叫姑姑来和我说。”

    零冷静地说道:“你姑姑已经死了,她亦受到了感染。”

    “什么!”凯拉斯非常震惊问:“为什么,姑姑怎么会被感染的。”

    西玛抱起哥哥凯拉斯从窗户一跃而下,他们从三层落下竟然完全没有受伤。

    零问道:“西玛,妳到底是什么人?”

    凯拉斯摸了摸西玛的头说:“她之所以有这样的能力,全都因为尼古拉斯执事。”

    零略显惊讶地问:“难道说西玛用自己的灵魂与恶魔做了交易?”

    凯拉斯少爷拍拍手说:“还真厉害索罗,你完全猜中了。姑姑她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你杀了她?”

    零点头道:“没错,不过……”

    西玛没有等零解释直接冲上去攻击,好在零身手敏捷躲过了西玛的一番狂攻。

    零严肃地和他们两兄妹讲:“没时间解释了,我们现在要阻止事情继续恶化,相信我你们的姑姑去世前叮嘱过我,这些被感染的人一定要给他们放血。”

    凯拉斯却不信说:“开玩笑,这病毒是我姑姑毕生的研究,不可能有问题,看来你是别有用心吧。”

    零拔出忍刀认真再次强调:“请相信我,不然我就失礼了。”

    “别开玩笑了,我们是不会信你的。”凯拉斯指着零说道:“西玛杀了他!”

    在日本那边的北海道色丹岛上,有一个非常隐密的基地,这里就是匿名者暗部的大本营。

    在这个隐藏于山林中的基地,是利用里地下空间建造出来的地下堡垒。这时他们正都聚在战情室中开会,商讨如何可以对付鬼冢。

    段藏坐在椅子上对大家说:“各位暗部的同袍,我刚刚收到宫本才藏派人送来的东西,这件东西可以指证鬼冢与暗黑猎人串通的罪行。”

    “太好了,到底是什么?”明智兴奋地问道。

    段藏慢慢从身上拿出放在桌子上,这个就是灵之面具,白色光滑的面具上镶嵌着两颗蓝宝石般的大眼睛,那裂到脸颊的诡异笑容叫人不寒而栗。

    大家都围上来鉴赏,因为这面具是比较稀有的,据说只有在不死怪物“阿莲姆”身上才有这个面具。

    班长看了看说:“这个面具怎么会在宫本老师那里?当时好像被暗月拿走了,那时候祇想着要拿回录影带。都忘记了探查灵之面具的去向了。”

    “这个可靠吗?”有暗部的人质疑。

    段藏挥了挥手叫大家安静:“大家放心,我已经亲自验证过了,在灵之面具里面纪录了鬼冢与阿萨尔签订契约的过程。”

    一位高大英俊的暗部忍者讲:“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立即召开匿名者大会公布证据?”这位忍者叫做红枫是暗部行动队长之一,正是他救了班长和明智。

    段藏摇摇头:“不行,现在以鬼冢在匿名者的势力不可以这么做。现在大部分的匿名者都在鬼冢的控制下,一旦让他们知道我们手里有证据,一定会被他们围剿的。”

    “那我们现在可以怎么做?”红枫追问。

    “各位不要心急,我们正在等待一个时机,我相信很快时机将会来临。”段藏说完就示意大家散会。

    散会后明智找到了红枫说:“红枫队长,等下。”

    “明智,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红枫转身问道。

    明智微笑着鞠躬:“没什么,我衹是想向你说声谢谢,要不是你带人来相助我们早就死了。”

    “不要放在心上,大家都是志同道合的人,见到有难岂有不帮忙的道理。”红枫拍了拍明智的肩膀:“对了关于灵之面具的事,你可以看出这个面具真的是你们在鬼冢府见到的那个吗?”

    “应该没错,段藏大人不是已经说亲自试过了吗?我没有见到,峰应该见到了。”

    “这倒是,没什么了那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红枫就转身离去。

    红枫走后,班长从后方赶上来问明智:“你和红叶队长道谢了吗?”

    明智似乎在想着什么没有回应班长,班长拍了拍明智的背吓了他一跳。明智看着班长说:“吓死我了,原来是你呀。”

    班长追问:“你刚刚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没什么,没什么祇是一些无聊的事。”明智看着红枫的背影自语道:“估计是我想多了。”

    回到库帕塔庄园,零与西玛正在激烈地交战中。

    西玛如同暴风雨一般的疯狂攻击,好在零的速度敏捷没有被击中,以西玛的力量被击中一拳都有可能骨折的。零发现西玛的身体尽然坚硬如同金属一般,用忍刀攻击几乎无效,在混乱中零跑入了大宅之中,西玛亦追击进入。

    将自己灵魂出卖给恶魔的人会得到恶魔赋予的力量,所以西玛会拥有如此厉害的能力。可是这样一来自己就会受到恶魔控制,永远摆脱不了,直到自己的灵魂被恶魔吞噬。

    西玛看上去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她是为了什么要与恶魔做出这样的交易呢?这让零十分不解,现在不能与她进行过多的纠缠,要先找到那些被感染的人。就在这时忽然零听到了一些痛苦的哀嚎声,没错受感染的人应该在会议室的方向。

    零刚想向会议室的方向前进,西玛就站在他面前说:“我不会让你破坏姑姑的好事的。”

    “我和妳解释过了,这是妳姑姑的意思。”零严肃地讲道:“妳姑姑发现了这种病毒会让人失去理智,可能随时会对其他人类产生威胁,必须要清除。”

    “不要辩解,你杀了姑姑就要偿命。”突然西玛向零的方向冲了过去。

    零发现自己的位置没有退路,就立即使用火盾冲击,一瞬间西玛就被火球包裹住了。

    借着这个机会零立刻用自己速度跑上了墙壁,飞檐走壁的爬上了二楼走廊,然后随着走廊跑向会议室方向。

    可是没走几步西玛就从后方赶上喊道:“哥哥叫西玛杀的人,必须死。”

    零躲开了攻击后问:“妳为什么那么听妳哥哥的话?”

    “因为,因为哥哥就是西玛的一切!!”西玛一拳的爆发力竟将整个二层走廊击塌,零顺着断裂的水泥坠落底层。

    这时候零心里非常担心,再这么和西玛周旋下去,到时候那些感染者变异的话可就不好对付了。可是现在的西玛拥有恶魔的力量,想迅速击败是不可能的,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凯拉斯慢慢地走了过来说:“说实话索罗,你是第一个可以和西玛战斗这么久的人,萨米特眼光还真好。”

    零严肃地讲:“凯拉斯,我再说一次,你姑姑临死前拜托我的事,就是要把所有被感染的人放血,不然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

    凯拉斯看着零的眼睛犹豫了一会,转身问西玛:“西玛,他有没有说谎?”

    西玛慢慢走到凯拉斯身边说:“我可以感觉到他是真诚的。”

    “好吧!”凯拉斯叹气道:“那索罗你认为我们要怎么做才能阻止变异呢?”

    刚想收回忍刀的零,看了看四周停止了收刀动作:“看来是一场恶战了。”

    这时凯拉斯和西玛亦发现他们四周已经被人包围,而这些人正是库帕塔庄园的下人和自己的亲人。

    西玛对凯拉斯说道:“不好哥哥,看来他们已经变异了,估计已经不认识我们了。”

    凯拉斯对他们说道:“我们不是敌人,曾经是你们的亲人……”

    零打断凯拉斯:“他们已经丧失理智了很危险,要小心!”

    话音未落,那些人都纷纷开始冲向零他们。他们一边冲过来身上的肌肉一边变大,身高亦有明显的增幅,衣服都被撑破,如同怪物一般。

    零对他们喊道:“对付他们一定要攻击心脏然后刺破动脉放血,这是你们的姑姑告诉我的方法。”

    凯拉斯点点头说:“好吧西玛,妳就照着索罗说的做,一定要控制局面,现在这些人应该还没有完全变异,趁早出手解决他们。”

    这时零已经冲了上去,快速地用忍刀斩断了冲上来变异怪物的脚,使其摔倒在地。

    可是这些变异的怪物,好像完全没有痛觉继续想爬起来,可是被零一刀刺入了心脏,那人立即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凯拉斯看到果然见效,立刻对西玛说道:“消灭他们。”

    收到哥哥的命令后的西玛如同一支箭一般冲了出去,可是这些人好像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弱点,都刻意用手保护在心脏位置。

    几轮交战后西玛发现,随着变异这些人的力气越来越大,而且身体亦随之变大,有些已经接近三米了。

    零亦发现这些不断变大的怪物,肌肉组织开始硬化,忍刀亦无法斩断。这个时候大家渐渐靠拢,即使是有这恶魔力量的西玛亦不知如何是好。

    那些怪物越靠越近,他们个个张开了血盆大口,估计这些怪物要把零他们当作食物吃掉了。可是现在他们又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脱身,难道这次会成为这些变异拿非利人的餐点了吗?

    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