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章 灾难降临  匿名者暗杀兵团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真相的序幕》第六話《灾难降临》

    暗月匆忙地冲门而入问花枝:“妳想让玛莎取胜吗?”

    花枝闭上双眼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讲:“你又想了什么歪主意,给宫本才藏下毒这些事我都不会做的。”

    暗月尴尬的笑了笑:“妳怎么这样看我,我可是真心想帮助玛莎的。相信我,我知道这里附近有一个地方有一把非常厉害的太刀,如果玛莎可以拿到一定能够取胜。”

    “真的吗,我怎么不清楚。”花枝反问。

    暗月用舌头舔了下嘴唇说:“是我昨晚出去调查时候发现的,不过要成功拿到这把太刀的话需要妳的帮助。”

    花枝犹豫了下,虽然她知道暗月可能有什么阴谋,可是如果真有一把武器可以让玛莎取胜,再危险亦要一试,所以花枝最后还是答应:“真的吗,既然这样你带路,我们去看看。”

    “非常荣幸为妳效劳,我美丽的花枝。”暗月露出了得逞的诡异笑容。

    在暗月的带领下他们走入了森林深处,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到。这时花枝开始起疑了,她握紧自己的武器,论战斗力来说她在暗月之上所以只要自己谨慎暗月应该占不了便宜。

    “暗月,还要走多久你不要耍花样。”花枝有些不耐烦。

    暗月指着前方说道:“花枝姐,妳看就在那个木屋里。”

    花枝仔细一看,发现前方果然有一间木屋。可是她有些疑虑问:“一把厉害的太刀怎么会在这种屋子里,你是不是弄错了。”

    暗月一边靠近木屋一边回应:“这我就不清楚啦,那里到处都有封条,我想可能是封印起来的武器吧。”

    虽然花枝不是完全相信暗月的话,可是亦慢慢走近从木屋的窗户里望进去。虽然是白天,可是屋内依然非常阴暗,祇能隐约看到一个类似太刀的物体摆放在桌子上。

    看到这里花枝立即想推门进入看看那把太刀,可是一推开门突然从室内冒出一股白烟,花枝一闻道这个气体立即晕倒在地。

    暗月等白烟散去后才走到花枝身边踢了她一脚说:“为了可以带走妳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的。”

    就在暗月准备對花枝??,花枝拼劲自己最后的力量,用手中的苦无刺入了暗月的腹部。

    暗月立即捂住腹部受伤的地方,接着拿出镰刀喊道:“本来想留妳一命的,不要怪我。”

    就在这个时候,玛莎依然在努力的练习自己的刀术,他完全不知道花枝已经被害。

    宫本老师走到正在练习的玛莎身边问:“准备的怎样,可以决斗了吗?”

    “不要开玩笑了,你的伤势还没好,是想侮辱我吗?”玛莎回复讲。

    宫本老师笑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我亦不想骗你,其实我亦不能掌握零现在的行踪。原本我的确是安排零去非洲的刚果共和国的,可是他抵达非洲后就人间蒸发了,到现在我亦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玛莎叹了口气:“这样啊?起码知道了他现在在非洲。你为什么要告诉我,我们还没有分出胜负。”

    宫本老师吸了口烟:“我根本就不知道零在哪里,所以原本就不公平。”

    玛莎从身上拿出那个灵之面具交给宫本:“在这里面,有鬼冢与暗黑猎人阿萨尔暗中私通的证据,现在交给你希望有帮助。”

    宫本老师接过面具后看了看:“虽然我不应该介入你们匿名者的事,不过这应该对反抗鬼冢的人来说是件好事。”

    玛莎把太刀收回鞘中说:“好了我们亦要启程去非洲了,多谢指教。”

    突然樱子慌张地跑来在宫本老师耳边说了几句后,宫本立即对玛莎讲:“花枝和暗月出事了。”

    “什么!”玛莎紧张地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樱子回答:“我亦不太清楚,你们跟我来看看吧。”

    玛莎现在十分担心花枝的处境,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他已经爱上了花枝,这次是他第一次担心别人的生死。同时他亦感受到在鬼冢府杀死诗织当时零的心情,自语了一句:“还真是很痛呢。”

    当樱子带他们去到木屋前时,玛莎见到了一具没有头颅的赤尸,情绪近乎崩溃。他抱起花枝的尸体大喊:“是谁杀死了花枝!”

    樱子回覆道:“按照现场的环境和打斗痕迹分析,应该是暗月。不过动机不明,表面上看是奸杀。”

    “不可能,花枝的战斗力在暗月之上。”玛莎一口否决。

    樱子认真地说道:“我在现场还找到了一些白色粉末,初步估计是『催眠粉』。”

    “『催眠粉』?”玛莎追问:“可是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宫本老师回答道:“看来是一个陷阱,所以最大的嫌疑凶手是暗月,他用了卑鄙的手段杀了花枝,不过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呢?还要取走花枝的头颅。”

    玛莎抱着花枝的尸体愤怒地说:“我一定会找暗月报仇的,不过现在不是时机。宫本老师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这件事非常重要。”

    库帕塔庄园那边,西玛小姐推着一辆手推车,上面用布遮盖者二少华轮的尸体,她同哥哥凯拉斯一同走向后花园方向。

    刚好一场暴风雨降临,天色显得格外黑暗,时不时还有闪电划过天空,让整个气氛笼罩上了恐怖的色彩。

    突然他们被一位女士叫停:“三少你们这么大雨还要去哪里?”

    凯拉斯回头一看原来说话的人正是五叔加拉瓦的太太鲁绮卡,这可是一个麻烦的家伙。

    凯拉斯回应道:“五婶,这么大雨妳在这里做什么?快回大宅那边去,不然很容易生病喔。”

    鲁绮卡露出了贪心地表情问:“多谢三少关心,我出身苦人家没那么容易病,不过我好奇你们这么大雨还亲自搬运什么,是很值钱的东西吧?”

    “这祇是我的作品而已,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鲁绮卡不信:“是吗,可以让我欣赏一下吗?我们老五在家里地位最低,你们要是有什么当然记得分我们一份。”

    “好吧,妳要多少钱?”凯拉斯无奈地问道。

    鲁绮卡想了想:“最少亦要50万美金吧。”

    凯拉斯好爽地答应:“没问题一会妳去我房间,我给妳。”

    鲁绮卡慢慢走到凯拉斯身边说:“空口无凭,我要你手上的戒指,到时拿钱来换……”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西玛拿着铁棍一棒敲晕。

    西玛对着晕倒在暴雨中的鲁绮卡讲:“这可是我送给哥哥的礼物!”

    接着凯拉斯与西玛,将华伦少爷和鲁绮卡的尸体搬到自己的神秘工作室前。这个工作室是一个阴暗的木制房屋,共有两层看起来平平无奇,其实这里是有一个很大的地下室。

    凯拉斯走到木屋门前敲了几下,过了一会屋内有一位女性将门打开,此人正是一直说有精神病的因蒂娜。

    “姑姑,我们又带来了两件货。”凯拉斯对因蒂娜说。

    因蒂娜把门打开讲:“真是好孩子,快进来吧。”

    等凯拉斯和西玛把尸体搬入木屋中后,因蒂娜四处张望了下慢慢关上了门。

    这时外面雷电交加,当家萨米特站在会议室的落地窗边对身后的执事马丁说:“我有不好的预感,我们家族可能会遇上前所未有的灾难。”

    站在后面的执事回应道:“萨米特先生,阁下说的是因蒂娜?”

    萨米特默默地点了点头:“没错,我之所以要一直监视软禁她,就是不想有这一天。”

    “因蒂娜小姐天生就是医学天才。”马丁说道。

    “不,她是个医学疯子。”萨米特叹了口气说:“小的时候就尝试将自己的宠物猫狗杀死,并将牠们的尸体缝合在一起。后来越来越离谱了,竟然杀死了客人带来的小孩做实验,为了保住家族的名声,花了很多的钱才摆平那件事。”

    马丁递给萨米特一只雪茄点上讲:“从此以后,萨米特先生就将因蒂娜小姐说成精神病,囚禁了起来。”

    萨米特吸了口雪茄后说:“可是最近有明显的证据她已经可以有方法避开监视,离开囚禁她的房间。”

    “她会不会投靠奥兰斯城的阿萨尔?”马丁追问。

    “很有可能,这亦是我最担心的事。曾经阿萨尔伯爵确实通过他的执事和我谈过,不过当时我婉拒了,因为和阿萨尔伯爵过于密切的人都会离奇失踪,这太不寻常了。”

    “据我的观察,因蒂娜小姐在府上得到了三少的支持。”

    萨米特看着窗外的大雨:“没想到,竟然会是凯拉斯,我一直想不明白妹妹是怎么逃离我们的监视的,看来要找他父亲凯沙夫谈谈了。”

    马丁单腿下跪行礼说:“放心吧萨米特先生,我立即去叫凯沙夫过来。”

    萨米特知道现在的严重性,由于自己和凯沙夫关系亲密,所以从来没有和他谈过自己对他儿女的看法。凯拉斯很聪明可是为人过于神秘,甚至有些异于常人。而他妹妹更加摸不清性格,非常自闭,而且之前在医院她的武功甚至媲美职业杀手。这一切太不寻常了,如果他们和恩蒂娜混在一起的话就太可怕了。

    就在马丁去到凯沙夫房间门口时,忽然听到里面传来打斗的声响。虽然他想立即冲进去,可是自己祇是仆人而已,绝对不可以擅自进入住人的房间。

    所以马丁就向屋内喊道:“凯沙夫先生,你还好吗?”

    可房间内没有回应,并且打斗声亦停止了。

    马丁立即敲门重复问道:“凯沙夫先生,出什么事了吗?”可是依然无人回应。

    马丁第三次再次询问依然没人回答,这时他按耐不住了,毕竟不知道凯沙夫先生会不会有危险。所以他开始拼命撞门,好不容易把门撞开,可是看到的竟是凯沙夫的尸体。

    凯沙夫死相恐怖,他的胸口有明显的伤口血染红了全身的衣服,马丁看到这一切一下子不知如何反应。忽然他听到卧室中有声音,他什么亦没想立即冲入卧室,发现一个非常健壮的男人将玻璃杂碎逃离。

    马丁立即走到打碎的窗户附近查看,那个人影已经消失在暴雨中了。可是要从这里跳下去一般人一定做不到,他一回头发现在床的侧边正是三太太苏尔碧的尸体,咽喉直接被割开,流淌出许多鲜血。

    这时马丁一边去检查苏尔碧太太的伤势,一边用电话向当家萨米特汇报。

    萨米特知道后就说了一句:“晚了,一切都晚了。”

    同一时间在三少凯拉斯的工作室中,因蒂娜看着他们搬回来的尸体问:“华伦和鲁绮卡?你们怎么会把自己人带进来?”

    凯拉斯立即解释说:“姑姑这是一个意外,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事了。”

    “太可惜了,我本不想伤害自己人的。”因蒂娜叹气道。

    凯拉斯有些担忧地讲:“不过,姑姑阿萨尔伯爵那边有些不妥,他的执事尼古拉斯有些反常,取消了最近尸体的订单。我觉得他们可能会对付我们,所以我们是不是提早开始我们的计划?”

    因蒂娜微笑着拍了拍凯拉斯的肩膀:“如果你说的情况属实,很快他们就会派人来屠杀,很有可能他们已经发现我们做的病毒实验了。”

    凯拉斯与西玛小声说了几句道:“姑姑,西玛问,我们是不是要在库帕塔庄园使用我们做的病毒?”

    姑姑因蒂娜走到西玛身旁,用手轻抚着她的脸颊讲:“我可怜的姑娘,我们必须这么做,这些病毒至少可以让大家活着,不然阿萨尔一定会血洗这里。我们的亲人在这些病毒影响下会变得很厉害,不过他们不会再记得我们,他们会变成吃人的怪兽。”

    西玛小声问道:“是丧尸吗?”

    “不!真没想到西玛会直接与姑姑交流,真的很高兴。”因蒂娜兴奋地说:“我的孩子那可不是丧尸,这个就是拿非利人的部分基因。”

    “拿非利人?”凯拉斯有些不解。

    “就是阿萨尔说的新人类,其实他真正的目的是要重现拿非利人。”姑姑为他们兄妹解释这:“如果我和巫医卡尔联手一定可以还原真实的拿非利人,可是阿萨尔要的根本不是完整的拿非利人,他要保留拿非利人的力量,不要他们吃人的习惯。他的管家还劝阻我不要研究,可是如果不吃人的拿非利人,在力量上根本不能完全发挥,所以我还是偷偷研制了这被禁止的能力。希望阿萨尔可以回心转意,让我和巫医卡尔合作,这样才能真正重现拿非利人,不然那祇是残缺品。”

    三少追问:“姑姑,那我们怎么行动?”

    “这些病毒基因很有限,所以最好把大家集中在一个房间,这种病毒是会挥发在空气中的,只要呼吸到气体的人就会变异。”姑姑将手上两只药瓶,其中一个给了三少凯拉斯:“不过,你们注意我们只有两只病毒,用一只足以,另一只留在我这里备用。”

    凯拉斯将姑姑给他的病毒收到兜里说:“我和西玛不会让妳失望的。”

    在暴雨中零一直监视着库帕塔庄园,他发现了有匿名者在庄园中出现,并一直跟踪,直到入夜后匿名者想离去时被零阻拦。

    零拿着忍刀出现在那位体型健壮的匿名者面前问:“你是尼古拉斯派来的吗?美雪在哪里?”

    匿名者仔细看了看回答:“你是谁,喔,我认得你手上的特殊忍刀,其实就是一把比较轻便的小号打刀。你就是『快刀流』零,真没想到还可以顺便解决你,鬼冢大人一定会很高兴的。”

    “少啰嗦,美雪在哪里?”零不耐烦地问道。

    匿名者拿出自己的“流星锤”武器讲:“美雪?是你的女人吗?这我可帮不了你,我的任务是来暗杀凯拉斯一家的,可惜还没有找到凯拉斯,不过遇上你亦是我的运气。”

    就在一瞬间零已经冲到那位健壮的匿名者身边,并向他挥刀。

    匿名者立即用“流星锤”的铁链防御住零的攻击:“这速度真是惊人,不愧是『快刀流』。”

    “不用感慨了,不想死的话就说出美雪的下落。”零一脚把匿名者踢倒在地。

    匿名者从地上站起来,并摘下自己的猫头面具说:“不要小看我,零!”

    零看了看那匿名者的脸讲:“你是与暗月同班的鲁卡?”

    “喔,你还记得我,实在太荣幸了,零。我们六班可没有你们三班那么有名,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留意我的?”鲁卡非常兴奋地问道。

    零闭上眼睛摇摇头:“记得你是很平常的事,我几乎记得所有同学,不要想多了。请告知美雪的下落。”

    “你知道吗,我梦寐以求就是和你一战呢。你可能会觉得我疯狂,我之所以取下面具,就是要让你在死前记得我的长相!”鲁卡自信的说道。

    零借助说话的时机突然出现在鲁卡申后用刀架在他脖子上:“想打倒我的人你不是第一个,亦不是最疯狂的。美雪在哪里?”

    “哈哈哈!”鲁卡笑了几声:“你不要看我拿『流星锤』就以为我是一个喽啰。”接着鲁卡突然发力,浑身肌肉迅速膨胀起来,紧接着突然从他身体里爆发出强烈的气爆,直接将零炸出几十米远。

    零从花园中的草堆中爬出:“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喽啰看,不过你的机会不多了。”

    鲁卡傻笑了下向库帕塔庄园的后花园方向跑去:“想知道美雪的事,就先抓到我再说。”

    零立即追了上去,一路上鲁卡一直用“流星锤”攻击零,使得零要不断地躲避,一路上的花园装饰亦都被击毁。

    就在零要追到鲁卡的时候,他突然一个转身抱着了零说:“抱住你了,加上我的气爆应该可以把你的脊椎炸断。”间接者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就连鲁卡附近的地面都下陷了:“这下终于解决你了,零。”

    等气爆引起的烟雾消散后,鲁卡发现自己怀中的竟然不是零的尸体,是一节被气爆炸坏的木桩。

    这时零在鲁卡身后说道:“我从来都没有小看你,不过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说出美雪下落,可以绕你不死。”

    鲁卡笑了下转身冲向零:“我好歹亦是一位匿名者,不要侮辱我好吗?”

    就在鲁卡冲到零面前时,零闭上双眼快速地挥动自己手中的忍刀,瞬间将鲁卡的头斩了下来,接着抱住了鲁卡被斩断头的身体,把他慢慢放在地上说:“这就是匿名者的命运,鲁卡我会记住你的。”

    同一时间,三少将库帕塔庄园里的所有人都聚集在会议室。当他看到自己父母已经惨遭毒手时,从眼眶中流出了泪水。

    卡拉斯和西玛,已经将大部分人骗去了会议室,可是还没有看到萨米特和执事马丁。

    在会议室中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少塔臣坐在会议室里不耐烦地问:“三弟,你这么晚把我们叫到这里做什么?让工人和我们都来到这里,我一会还要出去饮酒呢。”

    “非常抱歉,这是当家的意思请大家耐心等候,我和西玛会尽快请当家过来的。”说完凯拉斯和西玛就立即走出了会议室。

    卡拉斯四处看了看问西玛:“萨米特和伯母去了哪里?他的房间里没有人,难道是马丁带走他们吗?”

    西玛仔细分析道:“以当家的性格来看,他绝对不会逃走,估计他们躲在工具房,那里除了佣人一般不会有人过去。”

    凯拉斯点点头:“好吧,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

    零把鲁卡的尸体处理好后,正准备离开时,他刚好发现了三少凯拉斯的神秘工作室。这时在零的脑海中浮现出尼古拉斯说的那些古怪的话,到底这里隐藏着什么,和自己有什么关联呢?

    犹豫了一会后,零决定要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