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章 库帕塔的厄运  匿名者暗杀兵团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真相的序幕》第五話《库帕塔的厄运》

    零与美雪离开奥兰斯城后,但是并不敢回去库帕塔庄园,因为三少凯拉斯一定和奥兰斯城是串通的,如果现在回去就是自投罗网。

    天已经晚了美雪拉住零:“我们可以去哪里?估计现在三少爷已经知道我们在奥兰斯城的事了。”

    “当然不能回去。”零双手搭在美雪肩上认真地问道:“妳相信我吗,愿意一起离开让我来保护妳吗?”

    美雪抱住零然后一番狂热激吻后说:“你在向我表白吗?”

    “妳既然知道了我的身分,妳不怕吗?”

    “有什么怕,一切都会好的,你会保护我不是吗零?”

    听到这话零把美雪紧紧地抱在了怀中说:“放心吧,在下一定不会让妳有事,一切都会好的。”

    奥兰斯城那边,执事尼古拉斯在一间漆黑的房间内,密会一位带着猫头面具的匿名者。

    匿名者问道:“执事你为什么不让我去追呢,这样我很难向鬼冢大人回复的。”

    “以你的能力祇是去送死吧,鬼冢就只有你们这些人了吗?”尼古拉斯闭着双眼讲。

    匿名者有些不爽:“你什么意思,我们可是鬼冢大人的精锐部队。”

    尼古拉斯微笑着看着匿名者说:“对了,你不用担心如何向鬼冢回报了,因为今天没有活口全数阵亡。”

    匿名者大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让我做逃兵吗?”

    “很抱歉,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尼古拉斯坐在房间里的一张椅子上讲:“你今天必须死在这里,我们会把你的遗体送去做实验,为人类做出贡献。”

    匿名者生气地喊道:“你这个小孩,你以为自己是阿萨尔的执事就可以口出狂言吗,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是吗?”尼古拉斯眼睛忽然发出红光用手指一弹,一把红色的飞刀立即斩断了那位匿名者的咽喉。

    “你的反应与零差远了。”尼古拉斯走过去拔出插在墙壁上的红色匕首,舔去上面的血迹讲:“真是麻烦,又把房间的墙壁弄花了,看来明天要赶快请人来修复才行。”他一走出房间在走廊正好遇见了一个干瘦的黑人,就马上向他行礼说:“阿布拉汉姆大人,有什么吩咐吗?”

    阿布拉汉姆看着尼古拉斯笑道:“没想到你这个小孩办事还真是滴水不漏,不愧是恶魔,鬼冢亦拿你没办法。我来这里是想要他的尸体,你知道我现在很缺丧尸。”

    尼古拉斯听完鞠躬道:“这可不行,凡是猎人的尸体都要用作实验。”

    “不要这么快拒绝我,卡尔大人的实验固然重要,可是最近我的丧尸大军损失惨重,帮帮忙。”阿布拉汉姆恳求道。

    尼古拉斯摇摇头:“阿布拉汉姆大人,请不要让我难做。”

    “就一具尸体都这么难吗?”

    这时从走廊另一头走来一位女士,她身材火辣性感。尼古拉斯一见到她就行礼道:“克劳瑞斯大人,请问妳不是亦为了尸体来的吧?”

    “不是,当然不是了。”克劳瑞斯立即辩解:“我收集尸偶是有选择的,如果长相不好看我是不要的。”

    阿布拉汉姆笑道:“克劳瑞斯,妳不要掩饰了,不然妳来这里做什么。”

    “放肆,阿布拉汉姆你是和我说话吗?”克劳瑞斯有些生气。

    阿布拉汉姆露出了无赖表情狡辩:“虽然妳是我的上级,但是我说的亦是有根据的吧,如果有冒犯请原谅我。”

    “你们俩位不要吵了,这尸体一定会送去卡尔那里的,请两位谅解。”尼古拉斯向两位鞠躬。

    阿布拉汉姆和克劳瑞斯看尼古拉斯如此坚持,亦就只好各自离开了,等他们走后尼古拉斯叹气道:“看来现在尸体紧缺了,要尽快开始实验才行。”

    与此同时,班长与明智正展开了一场恶战,在他们的勇猛战斗下,虽然杀死了一名匿名者,但是自己亦伤痕累累了。剩下三名匿名者一起围攻他们,使得他们完全没有喘息时间。

    班长使用土遁而明智使用水盾,算是暂时低档住了对方的连番进攻。不过对方开始三人合力集中进攻,使得他们就快无法招架。

    班长对明智说道:“看来他们还真不能小看,一会我冲上去拦着他们,你先逃。”

    “什么!你这是送死,我们一定要一起战斗。”明智激动地喊道。

    “明智你平时不是很会计算的吗?现在的局势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如果不走我们就都要葬身在此,你比我聪明比我更有可能活着找到段藏大人!”

    “乱说!要说生存能力,你比我强多了,我才是那个应该牺牲的。”

    班长喝斥道:“别傻了明智,牺牲还轮不到你!”

    爱子先生和熊本先生在赶去码头时,半路突然被几名看守在附近的匿名者拦住。

    爱子先生立即表明身分说:“我们是田中先生的人,正在执行任务请不要阻拦。”

    “田中先生?我们是奉命拦截可疑人物的,请你们俩位取下面具。”

    爱子与熊本无奈互看了一眼只好取下了面具,其中一位匿名者上前拿着手机中的照片比对了下说:“看来你们的确不是我们要找的人,你们可以……”

    就在这个时候,从后方竟然追过来几名匿名者大喊道:“不要放行!他们是逃犯的同伙!”

    爱子一听这话立即拔出武器准备应战,熊本亦笑着拿出自己的武器说:“看来是要有一场恶战了。”

    爱子先生先发制人,在熊本说话的时候已经用自己的银叉即中了一位匿名者的咽喉。然后跳起空中一个转身投出许多银色的小叉子,使得敌人纷纷躲避。

    熊本先生接下一只叉子看了看说:“爱子先生,你是教用餐礼仪的,竟然用吃饭用的叉子做武器,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呢。”

    爱子先生对着熊本眨了一下单眼说:“想了解我,先合伙干掉他们。”

    熊本把手中的忍刀扔掉,接着从身后拿出两把很有份量的宽刀:“好吧就让妳见识一下真正的熊本吧,等解决了他们妳要和我约会喔。”

    “真拿你没办法,还真会占便宜。”就在说话期间爱子又解决了一个冲上来的匿名者。

    紧接着熊本先生脱去了上衣,露出了那一身壮硕的肌肉。他的肌肉渐渐地覆盖上了一层金属,然后双手挥动双刀就好像一阵旋风一般,将围上来的匿名者全部击退。

    “喔,熊本你还真相一头公牛啊,战斗的时候就不能温柔一些吗?”爱子开玩笑道

    “妳这是在夸我吗,爱子小心妳的身后!”熊本紧张地喊。

    爱子立即一个转身将身后的人用铁链勒住脖子,然后用脇差刺入了对方的心脏。

    同一时间,班长与明智已经完全陷入了被动之中,匿名者的增援已经来了,而熊本先生和爱子先生无法赶到,使得他们二人陷入了绝境。

    班长用力将明智向后一推,立即使用土遁,让地面升起了一块巨大的岩石将大家分隔开说:“不要像女人一样,快点走!”然后班长独自一人面对六名匿名者。他松了松肩膀,义无反顾地向着那六个人冲了上去。

    明智一直大喊着,流着泪水喊道喉咙都沙哑了,亦祇能听着里面激烈的打斗声什么都做不了。他擦去眼泪,起身立即向码头方向奔跑,现在可以做的就只有顺利出海,不然班长所做的牺牲就没有任何价值了。

    就在明智一跌一撞地来到码头时,突然整片海岸线亮起来耀眼的白光。这光线强到什么都看不清,他只好用手遮在眼睛前方。

    那光线越来越近,忽然从码头下方的海水中钻出来许多黑衣忍者,他们并没有戴猫头面具。明智一下子不知发生什么状况,不管怎样现在看样子是无路可逃了。

    班长在顽强抵抗的时候,忽然发现码头那边的强光一分神,被一把苦无刺中了身体,接着又被一名匿名者用忍刀插入了腹部。可是他并没有放弃,立即使用土遁将他身边的人全部用泥土封住。

    其它匿名者正准备继续进攻给班长致命一击时,突然冲过来一群黑衣忍者,很快就将那些匿名者按压在地。

    班长用虚弱的声音问道:“你们是谁?”

    明智从那些黑衣忍者中走出来说:“放心吧,他们正是我们寻找的前指挥官段藏的暗部。”

    黑衣忍者立即为班长进行简单的治疗,班长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笑道:“真是好险啊,看来我们的运气还真是不赖呢。”

    从人群中走出两个浑身是血的身影,他们正是熊本先生和爱子先生。

    熊本伸出大拇指说道:“你们俩个小鬼还真是厉害,我以为你们死定了。”

    这时那些黑衣人忽然分成两边,有一个身影正慢慢接近。班长和明智抬头一看发现此人正是段藏。

    段长虽然显得有些苍老,但是看起来非常精神地对大家说道:“你们辛苦了,我知道鬼冢的恶行,现在不能坐视不理,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对付鬼冢。”

    熊本擦了擦身上的血喊道:“段藏大人,接下来就要靠你来带领我们反抗鬼冢了。”

    “段藏大人,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呢?”明智问道。

    “大家不要心急,自从鬼冢杀死了副指挥罗莎之后,他已经彻底打乱了平衡,违背了匿名者的誓言。为了匿名者的我们要团结起来,现在大家尽量去收集情报,我们要拯救更多的有反鬼冢想法的同僚,等待时机成熟后我们就会正式天诛鬼冢这个魔头!”段藏讲完这番话后大家都不约而同喊道:“严惩恶人,不作恶!严惩恶人,不作恶!”

    严惩恶人不作恶!没错这正是匿名者的誓言,明智终于可以找到段藏大人,可是他亦知道,现在他们的实力和鬼冢较量还是完全没有任何胜算的,毕竟他现在已经掌控了整个“匿名者”。

    在奥兰斯城一间装修豪华的书房,尼古拉斯用优雅的仪态为他的主人阿萨尔伯爵斟茶并说道:“我亲爱的主人,这是我为主人特制的红茶,是分别用英国以及印度顶级的茶叶勾兑而成的,请细心品尝。”

    阿萨尔一边看书一边问:“接下来的事安排好了吗?”

    尼古拉斯向阿萨尔点了点头道:“一切准备就绪,可是主人真的要放弃鬼冢吗?他毕竟是匿名者的指挥官,可以为我们提供高质量的尸体。不过他亦是一个狡猾的家伙,不然他亦不会想到用灵之面具来签约,弃用亦有好处。”

    “相信我。鬼冢这种人才是最好操控的,人都有,狡猾和自私的人有更多,有的人就容易受到引诱,只要他犯错就会有把柄。而那些有信念的人他们往往很难控制,但是如果一旦说服这些人会更加忠诚。最难控制的就是有所谓『公民意识』的人,他们愿意牺牲自己,所以必须要控制舆论这样才能征服他们。”阿萨尔喝了口茶说:“民粹是最好用的操控工具,可以让人心甘情愿地为你做事,当年的就是利用这个。不过像是那位长相清秀叫零的匿名者,他很特别,应该是不容易控制的类型。只要你按照我安排的做,他亦可以变成我的『棋子』,帮我铲除一些我不想要的东西。”

    尼古拉斯鬼笑了下问:“主人指的不光是鬼冢,难道是库帕塔家族?”

    “这个你不需要揣测,总之不可以让你的『棋子』与自己太熟悉。”阿萨尔放下了茶杯继续阅读起来。

    回到零那边,他带着美雪走入了树林中,尽然被他们在那里找到了一小片早已荒废的村庄。这里是个非常小的村子,一共有七座空置的木屋。

    零查看了一下四周说:“我们在这里过夜。”

    美雪看着这些木屋问:“这里距离库帕塔庄园并不远,我们是不是在去远些的地方呢?”

    “不用,相信我这里很安全。”零之所以要住在距离库帕塔庄园不远的地方,是因为他心里一直对尼古拉斯说的话非常在意,他确实很想知道究竟三少的神秘工作室里有什么东西。

    美雪看零这么坚持亦就只好答应了,可是这里毕竟是个荒废的村庄,虽然有屋子,但是要想住人还要收拾一下,这正是女仆美雪的强项。她卷起袖子道:“既然我们要住在这里,就要好好的清扫一番了。”

    “好吧,我先去捡些柴生火。”说完零就独自一人离开了。

    等零检好柴回来,发现其中一间木屋已经被打扫的非常干净了,真不愧是做女仆的,可是美雪却不见人影。他四走看了看,奇怪难道她出去方便了吗?

    零先生了火等了很久都没见美雪回来,渐渐地开始担心起来。他开始仔细地观察附近有没有什么异常,果然在火光的照射下他发现了美雪的一只鞋掉落在木屋旁的一个角落。

    看来事情不妙,难道美雪被人掳走了吗?

    这时的零开始紧张起来,他拿起自己的特制忍刀和火把四处查看线索。他发现一个奇特现象,有一些草丛明显有人走过的痕迹,不过没有留下脚印。凭这一点很有可能掳走米雪的人是匿名者,因为匿名者都有训练过如何走路不留下脚印。

    可是这就奇怪了,如果有人跟踪零一定可以察觉,一路上明明感觉不到有人跟踪。而且零在路上亦做了许多误导的线索,除了巧遇他想不到任何理由,不过现在不管怎样亦要先救回美雪。

    玛莎那边,他与花枝、暗月住在宫本老师那里,暗月在玛莎出去练习的时候对花枝私下说道:“宫本才藏让我们住在这里,我们应该潜入他的房间找找关于零的文件。”

    “算了吧暗月,你没有听到玛莎的吩咐吗?”

    “又是玛莎,妳就这么爱这个人吗?”

    花枝沉没了下讲:“不光是爱,他还是我的救命恩人。”

    “喔,是这样,那妳亦想玛莎好吧,希望他可以找到零吧。”暗月继续游说。

    “那是当然,不过一切都要听玛莎的安排。”花枝态度依然坚决。

    “花枝妳亦太食古不化了吧。”说完按月就转身走出了房间。

    走出房间的暗月想了想,如果万一玛莎不是宫本的对手,自己岂不是受拖累了?玛莎根本不算匿名者,所以自己要用匿名者的方法来得到想要的东西。他知道这里是忍者屋,所以非常小心,慢慢接近屋子。

    正当暗月准备进入宫本才藏的住所时,忽然他发现有人正从里面出来。他立即躲到一旁,从里面出来的人正是樱子和另一位宫本老师的徒弟。

    樱子舒展了下四肢说:“今天在青木原的『自杀森林』执行清扫丧尸的任务真的好累。”

    宫本老师的徒弟点头认同:“那是,估计我今天是吃不下饭了,太噁心。我现在脑海中都是那些丧尸的画面。”

    樱子拍了拍他的背说:“时间长了你就习惯了。”

    “对了,刚刚宫本老师和我们说的是真的吗?听说匿名者那边内斗,鬼冢杀了罗莎?”宫本老师的徒弟问道。

    樱子没有回答衹是对他摇头:“出了宫本老师的忍者屋就不要说了。”

    暗月听到这个消息感到十分震惊,原来现在的匿名者已经是鬼冢的天下了,那自己亦就别无选择必须投靠鬼冢。现在光靠自己手上的录音带是不足以显示诚意的,除非……对,要把花枝这个逃犯抓去做见面礼才行。

    这时零一边追随者草堆的痕迹一边前行,奇怪,明明这个掳走美雪的人应该是高手,走路连脚印都没有,可是为什么会在草堆中前行呢,这样不是会留下痕迹吗,难道是故意引自己去的陷阱?

    可是现在不能想这么多,毕竟救美雪比较重要,所以零继续顺着线索前进。他走了整整一个晚上,天亮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库帕塔庄园附近。

    难道……难道是三少派人抓走了美雪?

    但三少是怎么知道他们身处的位置的呢,很有可能这是一个局就是引自己去救美雪,一定不能心急要看清形式。所以零并没有急于潜入,而是爬到高处观察库帕塔庄园里面的一举一动。

    在库帕塔家族内,二少爷华伦与三少凯拉斯、西玛小姐三人一起享受红茶和糕点。

    华伦问道:“三弟,听说妳派了安保部长索罗去做事吗?”

    凯拉斯点点头:“没错,我派他帮我送些东西。”

    华伦惊讶地讲:“他可是当家萨米特亲自请回来的,你小心被人发现这事。”

    凯拉斯淡定地饮了口茶说:“谢谢你的提醒,不过很有可能我们要重新找一个安保部长了。”

    “二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索罗他不会回来了吗?”华伦追问。

    “有可能吧,希望当家不会太生气。”

    “你不是开玩笑吧,萨米特一定会大发雷霆的,你到底叫他去做什么事了?”

    “西玛我们告诉二哥吗?”凯拉斯与西玛小声说了几句后:“好吧,我告诉你吧,他帮我送货去奥兰斯城。”

    华伦大吃一惊道:“奥兰斯城?你私自与奥兰斯城经商?当家不是说过不可以私自与他们经商吗,虽然莫三比亚几大家族都与奥兰斯城的关系密切,可是当家说过绝对不能私自与他们做交易。你忘了吗,萨米特可是说会让家族陷入危险的。”

    凯拉斯微笑地对华伦说:“可是,现在已经没法回头了二哥。”

    “你这是什么意思……”华伦还没有说完,就被西玛从背后一刀插入了心脏。

    凯拉斯走到华伦的尸体前说:“对不起二哥,我们已经不能回头了。你问题实在太多了,我会带你的尸体去参观下我的工作室的!”

    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