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三十六章 火攻  振南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柴家关地势险峻,乃兵家必争之地。

    硕额图率部增援后下令严防死守,连一只苍蝇也不许放进来。

    清军也知道柴家关是必守之地,故而丝毫不敢松懈。

    明军抵达这一区域后并没有急着进攻,而是下令扎营。

    如此举动让硕额图十分困惑。

    照理说明军是攻城拔寨的一方,理当使用闪击战术。时间拖得越久对明军越不利。

    可如明军却和没事人一样一点也不着急。

    事出非常必有妖。

    硕额图下令斥候探马加紧巡查,一刻也不许停歇。

    他已经在这方面吃过一次亏了,绝不能再吃第二次。

    ...

    ...

    明军大营中,刘芳亮、田见秀、曾英围坐在一起商议军情。

    他们如今驻扎在距离柴家关不到五里的一处山坳里。只要他们想,随时都可以对柴家关发动猛攻。

    清军曾经派詹班在虎石峡阻击明军但是效果并不理想。

    在曾英的指挥下明军把清军杀得落花流水,成功破解了这处障碍。

    之后明军便继续行军。

    曾英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下令是因为要配合攻打五丈原的明军。

    只有两方配合默契才能给予清军最沉重的打击。

    “田将军,柴家关是木制营寨,某觉得火攻是个不错的选择。”

    曾英十分客气的说道。

    虽然从名义上讲他才是这支明军的主将,不过他没有丝毫看轻田见秀、袁宗第的意思。遇事都是与他们商议着来。

    田见秀点了点头道:“曾将军说的不错。田某也觉得火攻是个不错的法子。”

    柴家关的位置太险峻了。如果鞑子死守在里面做缩头乌龟,明军实在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用火攻逼他们出来一战。

    袁宗第也点头道:“某也是这样想的。只是曾将军有没有想过弓箭的射程有限,恐怕射到寨子里的不会很多啊。”

    曾英知道他的意思,哈哈一笑道:“曾某这里有陛下命工部火器司制作的一种火炮,射出去的不是实心铅弹而是类似于震天雷的空心炮弹,只不过里面是火油。”

    田见秀听的一愣,随即问道:“曾将军的意思是只要对着柴家关放炮,便可以起到火攻的效果?”

    火油二字田见秀当然不陌生。

    实际上稍有守城经验的人肯定都擅长使用火油。

    只是这玩意真的能装在弹药里随着大炮发射吗?

    对此田见秀持怀疑的态度。

    袁宗第同样将信将疑。

    “曾将军你可别诳我们。”

    “哈哈,这种话曾某岂能乱说。这样好了,届时就由二位来开这第一炮如何?”

    二人闻言纷纷点头道:“如此甚好。”

    转眼间三日便至,已经到了李定国与曾英约定的时间。

    曾英遂下令对柴家关展开猛攻。

    按照之前的约定,曾英让田见秀和袁宗第来开这第一炮。

    二人研究了好一阵发现这火炮和平常用的也没有太大的区别,遂配合着使用了起来。

    但听一声炮响,一枚炮弹呼啸而出朝柴家关的方向砸去。

    过了没多久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柴家关中燃起了熊熊大火!

    田见秀和袁宗第皆是睁大了眼睛一脸震惊。

    曾英果然没有骗他们!

    有了这燃烧弹要想攻破这柴家关实在是易如反掌。

    曾英笑道:“如何?”

    袁宗第、田见秀连忙道:“威力无穷。”

    曾英面容一肃,挥手道:“继续放炮!”

    但听他一声令下十几门火炮齐发。

    一轮炮轰下来柴家关内已经是一片火海。

    火势来的如此突然如此之大,救火肯定是来不及的。

    事实上柴家关中的清军士兵现在满脑子都是逃命。

    哪怕硕额图一再的约束军纪也无济于事。

    火势越来越大如果再不有所行动他们得活活被烧死在这里。

    思前想后硕额图还是一狠心一咬牙决定撤离。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可若是连青山都烧秃了就完了。

    随着柴家关付之一炬,明军成功的破关而入。

    虽然他们行过的是一片焦土却没有丝毫的不适。

    为了光复关中,焚毁一座官寨根本不算什么。

    清军如今节节败退犹如丧家之犬一般。而他们要做的就是乘胜追击。

    “曾将军手中有如此杀器为何不早点拿出来用?”

    袁宗第有些不解的问道。

    曾英捋着呼吸笑道:“若是每次都用那还是杀器吗?只有在关键时刻使用才能体现它的重要性。”

    田见秀颔首赞同道:“曾将军说的不错。鞑子这次是真的懵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曾将军,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今袁宗第对曾英可谓是真的服了,自然而然的听候曾英的调遣。

    “自然是行过子午谷,杀向西安。”

    曾英顿了一顿,满是杀气的说道。

    “本将倒要看看这次鞑子靠什么来守。”

    袁宗第赞同道:“嘿嘿,看来咱们要比李定国先攻进西安了。”

    ...

    ...

    听到柴家关失守的消息,阿济格气的一病不起。

    虽然柴家关的名气不如潼关大,但重要性一点也不比潼关小。

    如果说潼关是西安的东大门,那么柴家关就是西安的南大门。

    如今南大门失守,明军可以毫无顾忌的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

    废物,都是一群没用的废物!

    而与此同时,在凤翔府五丈原另一支明军也成功击败清军向西安挺进。

    阿济格已经心如死灰。

    虽然西安城里还有不少军队,粮食也够吃一段时间。

    但现在清军已经全然没了气势,如何可能守得住西安?

    自古以来西安就不是什么可以死守的险要城池,何况是如今这个局势下。

    现在他该怎么办?趁着明军还没有围城率领八旗精锐退守潼关?

    这当然是最合理的选择,可是阿济格就是有些不甘心。

    为什么昔日的手下败将突然变得如此犀利,这两年明廷内部明军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

    人世间最难受的事莫过于看着昔日的手下败将崛起击败自己。

    那种巨大的失落感会让人心悸到绝望。

    阿济格如今就是这种感觉。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