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551章  校花的贴身高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文

    据回报的消息来看,甄帅奇人缘虽然不错,但平日里却没有什么特别亲密的朋友,交往密切的人,几乎没有!”

    “他家中没有长辈,娶了一妻一妾,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除了医馆同僚正常的应酬之外,就是家中和医馆两点一线,没有什么特殊的嗜好。”

    林逸听后微微挑眉。

    这确实是一个表面看起来普通无比的普通人。

    如果不是今天甄帅奇自己跳出来,谁能料到这居然是黑暗魔兽一族布下的暗子?

    大隐隐于市,甄帅奇是真的做到这一点了。

    而且他明面上没有什么重要的身份,所以不会引人注意,暴露的风险极低。

    这种人,担任重要的联络工作倒是最为合适了。

    “确实有两把刷子啊!逸铭,你要好好盯紧这个甄帅奇,务必要保证掌握他的一举一动,但同时要确保不被他发现,明白么?”

    林逸郑重叮嘱张逸铭。

    因为一旦被甄帅奇发现有人暗中盯梢他,搞不好会直接自爆断掉线索。

    这还算是轻的,若是甄帅奇通过盯梢反推出自身暴露的原因,进而怀疑到林逸身上,那就真的是功亏一簧了。

    “老大放心,我心里有数,一定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张逸铭神色一正,抱拳躬身:“这个甄帅奇,定然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正事说完,林逸准备和张逸铭闲聊几句。

    毕竟平时难得见面,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聊,凌盈盈就找了过来。

    “司马大哥,咦,张兄也在啊!”

    凌盈盈不见外,看到张逸铭主动招呼了一声。

    以前她可是高冷的女神范,不过在林逸等人面前,却再也没有出现过那种模样。

    “凌小姐!”

    张逸铭抱拳为礼,然后识趣的对林逸说道:“老大,我有事先走了,你们聊!”

    “好,你去吧,凡事都小心一些,别出岔子!”

    林逸叮嘱一句,挥手作别。

    凌盈盈赶紧向张逸铭回了一礼:“张兄这么急么?是不是我打扰了你们?”

    “没有,我确实是有急事要处理,凌小姐再见!”

    张逸铭说着话一溜烟就跑没影了,凌盈盈抬起手想说话都来不及。

    “盈盈,今天怎么有闲过来?来,坐下说吧!”

    林逸含笑抬手,请凌盈盈入座。

    凌盈盈也不客气,坐下后道:“张兄看来是真的很急,小妹想和他说句话都来不及。司马大哥,真的没打扰你们吧?”

    “没有,我们几天没见,日常的联络罢了,已经说完了。”

    林逸摆摆手:“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没事难道不能来找司马大哥么?

    凌盈盈巴掌大的小脸,露出幽怨的表情,没把林逸逗笑,却把她自己给逗笑了:“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小妹无事不登三宝殿,确实是有事才来找司马大哥。”

    “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不会推辞!”

    林逸对凌盈盈观感不错,所以不介意在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上给予她帮助。

    凌盈盈狡黠一笑道:“这可是司马大哥你自己说的啊!今天的事,你必定是可以做到的!”

    “说来听听!”

    林逸不置可否!

    “很简单,今天小妹是奉了父亲大人之命,来邀请司马大哥,晚上去我们家赴宴!这事儿不难吧?司马大哥你别说做不到!”

    林逸微微一怔,苦笑摇头,这事儿……能叫事儿么?

    之前,已经答应过凌翎酒了,说会抽空去做客。

    “这都是我和你父亲说好的事情了,我若是不去,岂不是失信于人?你赶紧回去多准备些东西,我晚上要大快朵颐,把你家吃穷掉!”

    凌盈盈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就知道司马大哥你不会拒绝,那小妹就回去通知父亲,好好准备晚宴,等你来吃穷我们家!”

    两人说笑几句,凌盈盈就告辞离开,赶回家找凌翎酒复命去了。

    入夜时分,林逸单身来到凌府。

    凌府大开中门,以迎接贵客的礼仪将林逸迎入府中。

    不过宴席却并不隆重,完全是家宴的形式。

    如此一来,反而显得凌家没把林逸当外人。

    凌翎酒和凌盈盈、凌彬彬两兄妹作陪,就是四人围坐,气氛轻松。

    “司马贤侄,多谢你上次出手相救,要不然老夫可没有这个机会坐在这里了!”

    凌翎酒依然是先感谢林逸,以此作为由头来说话:“今后就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老夫这两个不成器的儿女,司马贤侄还要多照应着点才是。”

    “凌伯父言重了,彬彬和盈盈都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哪里需要照应!”

    林逸微笑谦让,都是客套话,大家说说笑笑就过去了。

    凌翎酒说完救命之恩,话题自然就转到了他之前的病症上:“司马贤侄,之前都没有好好和你聊过,老夫的病症,是因为元神中被人种下了什么东西导致的么?”

    “确实如此,凌伯父你元神中被种下了一颗能吸收元神作为养分的种子,一旦吸饱了,就会回到原来主人身上滋养元神,是一种损人利己的手段。”

    林逸也不隐瞒,坦然说起那颗种子:“老实说,我以前也没有见过这种斗段,应该是远古巫族流传下来的传承之一,相当麻烦。”

    “原来如此,真是多亏了司马贤侄啊,若非是你,这世上还有谁能挽救老夫?”

    凌翎酒一阵唏嘘,随即问道:“司马贤侄方便说说你是怎么解除那颗种子的么?老夫对此很是好奇,若是能学,也好学着防身,免得再次被人暗算。”

    “当然了,若是司马贤侄能传授,老夫也绝对不会白拿,这种秘法肯定珍贵之极,司马贤侄需要什么,都尽管开口,老夫一定会全力办到!”

    凌翎翎酒十分的热切,不过也很合理,毕竟他吃过一次亏,心里有了阴影。

    想要得到解决的方法自保,林逸也能理解。

    可惜,林逸也没法把方法这传授给凌翎酒,除非凌翎酒能有自己这么强大到变态的元神能力。@b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