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253 邯郸往事  皇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和往常一样,杜睿并未端坐在马车内,依旧是骑着龙马。

    他并未穿着代表身份的龙袍,而是一袭青衫,和身侧的许心言一样,都是文士装扮,衣衫上并没有绣着金线,以及龙纹之类的物事。

    骑在龙马上,杜睿不时望着大街两旁。

    朱雀大街宽约三四丈,中间是马车道,有行道树将马车道和两侧的人行道隔离开来,行道树乃是北方中原常见的白桦树,笔直向上,树枝并未散向两侧,大多也笔直往上,像是灯柱,每一棵白桦树间距约有一丈,人们可以通过白桦树的间距穿行大街来往。

    时不时便有行人横穿马车道,胆小的会左右张望,胆大则不顾两旁径自而行……

    所以,马车也好,骑队也好,并不能纵马奔驰,只能小步前行,有些一看就是豪门世家的车队,便如杜睿自身的车队一般,依旧守着规矩,并没有肆意奔驰。

    一旁,许心言在小声地向杜睿介绍着邯郸城的风土人情。

    邯郸城和大部分城池不一样,和长安城也不同,在这座城池,并没有帮派的存在,并不存在所谓地下规则,没有一套和官府规则迥然不同却同样施行的地下规矩,在这里,也许有着灰色的存在,却没有黑道法则,当然,这也不代表这官府的律令超然一切之上。

    在邯郸,官府的律令依旧是流于表面,大多数普通人,非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不会求助于官府衙门,武者之间的冲突更是如此,同样不愿和官府朝廷有着牵连。

    在邯郸,超然一切之上的是赵郡李氏的规矩。

    只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筑在各种各样的牙行和乡约民规之上,表面上,赵郡李的商行也是遵循着行规,李氏子弟也遵循这乡约民规行事,并没有超脱在这些规定之上,李家人若是违反了行规或者民约,也会受到惩处,而不能置身事外,超脱其上。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在邯郸城看上去是存在的。

    然而,所谓牙行,主事者要嘛姓李,要嘛和李家有关,是李家的代理人,那些行规和乡约,制定者皆和李家脱不了关系,实际上,这些每十年便要修订一次的行规乡约皆是李家意志的体现,邯郸城百分之九十的人口都依照这些行规乡约行事,也就是说,百姓们都在李家的意志统治之下。

    官府的律令?

    若是和李家的意志背离,不过是一纸空文。

    不过讽刺的是,依照李家行规乡约行事的邯郸,远比大多数大唐帝国治下的城市安定繁华,在这里,很少能见到私斗以及武者们纠集成群彼此械斗,乡间也没有宗族之间为了抢夺资源武斗,所有的争斗都摆在台面上,交给了牙行或者乡老们评判和裁决,一切都依照乡约行规。

    哪怕是那些在山间横行无忌的江湖客,若是来到了邯郸城,也一个个遵守着规矩,哪怕是彼此有着仇怨,也最多口舌上有着冲突,彼此问候彼此的女性亲族,绝对不敢拔刀相向,了不起相互约好时间地点,出来邯郸城的范围之后,这才挥刀相向,快意恩仇。

    许心言少时在邯郸城居住过一段时间,据他所说,邯郸和那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哪怕是战乱时期,也不过是外城有着些许的骚乱,但是,那些过境或者驻扎在此的军队也很少走出军营来扰民,那种常见的大规模的杀戮和劫掠更是闻所未闻,不管是叛军,还是冯槊率领的靖边军,都不曾出现大规模的扰民事件,就算有着犯了军纪的将士,也会被军法处置。

    据说,李家人和各方军队有着协议,在邯郸不允许出现大规模的扰民事件。

    靖边军足够强大,四大提督各有秘法,梁凤至是宗师级别的强者,法师兰度掌管这靖边军的法师营,有着法师存在,一只军队的战斗力方才能获得保障,不管是后勤还是在战场上,并且,兰度单人的战斗力也不比宗师武者要差,至于郭辉,出身凤翔郭家,自身虽然是先天武者,却有着宗师强者在一侧护卫。

    然而,赵郡李家若是倾巢而出,靖边军决计不会是对手。

    十几年前,邯郸叛乱,十年后,又重归朝廷治下,来来往往之间,邯郸城受到的侵扰其实并不多。

    许心言向杜睿说过一件事,那就是当初冯槊雪夜下邯郸,表面上是军事上的奇迹,毕竟,邯郸内城有着符阵守护,符阵的运转掌握在叛军手中,像冯槊这样的强者若是要想悄无声息地进入邯郸内城,基本上没有可能,除非冯槊是大宗师强者,邯郸城的符阵方才无法感应。

    然而,冯槊却率领一千多精锐夺下了邯郸。

    因其匪夷所思,这才成就了冯槊名将的威名。

    其实,当初冯槊之所以能够无一营声无息地夺下邯郸城,是有着内应,大军出现在城下的时候,城中的符阵无法启动,而叛军的统领也无暇分身,其麾下的一个宗师级强者突然叛乱,叛军统领虽然也是宗师强者,却被纠缠住无法脱身,最后,被冯槊和那个叛者合击而死。

    身为宗师级别武者,就算打不过,也可以逃脱,并且,像宗师级别的武者,都有着金风未起蝉先觉的神通,若是危险将至,多少有着感应。

    然而,叛军统领对天机的感应一开始就被某位存在的神通遮掩,开战前,又被符阵困在了未知空间,被叛变的武者纠缠着,无法脱离,这才被合击致死。

    之所以如此,乃是赵郡李氏出手。

    邯郸镇原本是河北藩镇一系,一直以来,和中央朝廷貌合神离,表面上是大唐帝国治下,实际上,乃是半独立状态,对此,赵郡李家是默认的。

    最初,邯郸镇的统领另有其人,十五年前,死在了一次叛乱之中,叛乱者便是那个叛军统领,叛乱成功之后,他自立为邯郸镇节度使,却一直得不到朝廷的认可。原因很简单,以前那个节度使虽然是独立于中央朝廷,却并未彻底和中央朝廷切割关系,邯郸镇的赋税贡品并未短缺过。

    这一位上台之后,一应的赋税贡品全都断绝,他要朝廷承认他之后,方才会和朝廷谈赋税贡品之类的问题,要不然,没有谈判可言。

    他的叛乱非常突然,要知道,他是那个被他刺杀的节度使的义子,一向非常倚重。

    若是没有那个义父,他早就是路边白骨,就像血字营统领南宫一般,义父对他恩重如山,他还上的却是背后一刀,实在是让人齿冷。

    对着叛乱,赵郡李氏并没有估计到。

    最后,李家捏着鼻子认下了,因为叛乱者对赵郡李氏毕恭毕敬,其触角并未伸到赵郡李的统治范围,且做出了一些让步,让出了许多利益。

    后来,叛乱者和朝廷一直谈不拢,最后,竟然扯起了反旗,公然叛乱,大军南下,竟然想渡过大河,攻击大唐帝国的河南腹地。

    对此,赵郡李氏是反对的,然而,那厮却一意孤行。

    所以,冯槊雪夜下邯郸方才这般顺利,其中,必定是得到了李家的支持,甚至,赵郡李氏在暗地里肯定有出手,要不然,那家伙身边看重的宗师级别武者不会突然反叛。

    当然,李家真正出手的原因,许心言并不知道。

    那绝对是大秘密,许心言不可能打探得到,也不可能随意揣测。

    杜睿自然也没办法推断,毕竟线索不多,他不会天机术,不可能知道真相。

    不一会,一行人便穿过朱雀大街,来到了朱雀门。

    内城和外城之间有着一条护城河,护城河并不宽,也就三四丈的光景,水流平缓,却还比较清澈,是一条活水,许多河段都是天然的,只有少部分河段是人工挖掘而成,这护城河下也篆刻着符文,和城中的那个大阵是相连的,一旦启用,杀伤力十足。

    门前有着一条吊桥,现在自然并未吊起,而是搭在护城河上。

    吊桥比较宽,很厚重,应该是有符阵,要不然,就算有机关,单凭那两根铁链子也很难上下起落。

    靠右行,这规矩和大多数地方一般无二。

    吊桥虽然宽,也只能容得下两辆马车并行,当杜睿一行来到吊桥前,正好有着车队从城门出来,其实,杜睿一行也可上得吊桥,交错而行,杜睿并未这样做,而是勒住坐骑,一行人也就停在了吊桥前,等着那个车队经过之后,方才上桥而行。

    “这是李家的车队……”

    许心言在杜睿耳边轻声说道。

    赵郡李的家族象征是青鸟,这马车上有着青鸟图案,若非李氏,决计不敢绣上青鸟图案,就像除了杜氏之外,没人敢绣上神龙图案。

    对面和这边一样,有着三辆马车,却有着十多个护卫簇拥,那些护卫骑着高大的龙马,和这边一样,所有的坐骑马鞍上都篆刻着符文,行进间,极其轻快。

    车队从杜睿身边经过,为首的护卫向这边微微颔首。

    他的视线落在岳冲那里。

    对方也是先天,故而,感应到了岳冲的修为。

    有香风扑鼻而来,并非胭脂香气,而是非常自然的清香,伴随着女子的轻笑声。

    领头的一辆马车,有人掀开了车帘,向外望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