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81章:斗君心,南宫蹊跷一事起(十八)  深宫寻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闻人今夕来至慈宁宫时,恰巧遇上皇太后与良国先夫人、安阳长使三人一同投壶。见其至,三人方停下。

    皇太后咳嗽两声,于良国先夫人搀扶之下回至叠席跪坐。

    “妾给太后娘娘请安,愿娘娘福泽万安。”闻人今夕与满月一同跪下参拜。

    “免礼,起来吧。”皇太后让二人起身,旋即让宫人拿来叠席与闻人今夕坐下。

    方坐下,闻人今夕便将目光放于方才三人所玩之投壶上:“妾不曾想太后娘娘与先夫人、安阳长使于此投壶,扰了雅兴,望太后娘娘恕罪。”

    皇太后笑笑,觉得闻人今夕甚为乖巧。看了一眼良国先夫人与安阳长使,笑说道:“卿看孤家等三人病的病、有孕的有孕,哪似玩投壶的?无非便是陪着良国先夫人一同取乐取乐罢了。”

    旋即便与安阳长使笑了起来。

    良国先夫人似不乐意,听得皇太后此言,便不甘驳道:“妾本是因着太后娘娘病于床榻甚为无趣,故而方与安阳长使二人陪娘娘投壶取乐。不料娘娘竟言是妾……”

    “卿投壶甚佳,孤家于一旁看着便是。”皇太后未给良国先夫人说话的余地。

    接着,皇太后又咳嗽了两声。

    闻人今夕一直用目光留意着殿内,竟未见得钟离北望。

    “太后娘娘,如今妾亦乏了,且闻人姐姐亦来,不如妾等陪太后娘娘说说话便可?何必让太后娘娘费劲玩这些?”

    安阳长使看了一眼闻人今夕,似以示意。后者会意之后,便也垂首应喏。

    皇太后点头,觉得闻人今夕与安阳长使二人甚为乖巧,便也欣喜:“孤家的这两个儿媳到底是得孤家之心。”

    旋即看了一眼良国先夫人,又道:“不似有人,偏偏于孤家病着之时让孤家来玩什么投壶。”

    皇太后此番抱怨着实令闻人今夕心中好笑,于其印象之中,她便记得皇太后与良国先夫人便是一对喜爱“斗嘴”的姐妹。

    不过能于皇城之中寻得姐妹真情,倒亦是难得。

    闻人今夕跪坐于安阳长使身边,与其对视一眼,又听得良国先夫人与皇太后言:“妾出身医药世家,懂得的治病方法不比太医府中之御医懂得少。如今妾让太后娘娘与安阳长使出来投壶,一是为着娘娘身子好,而亦是为着长使子嗣好。”

    良国先夫人与皇太后言说许多道理,闻人今夕与安阳长使二人插不上话,便也只是于一旁听着。

    不过许久,闻人今夕除了听得良国先夫人之话语之外,还听得了安阳长使唤自己的声音:“许久不见姐姐,不知姐姐宫中是否有要事需忙?”

    “嗯?”闻人今夕反应过来,心中有所愧疚,“无……无他,只是……”

    闻人今夕本不愿提及此事,毕竟她总不可对安阳长使言,自己是为着避嫌方与其如此生疏的吧?

    那岂非伤了安阳长使之心?

    “其实我早已听闻了。”安阳长使面露忧伤。

    闻人今夕心中一阵苦楚,未想到安阳长使竟晓得了自己的用意。

    垂下头,心虚的听着安阳长使进一步解释:“我皆听闻,前些日子南宫七子将姐姐推入了池中。”

    本是心虚与苦楚,然听安阳长使如此言,闻人今夕便觉变得侥幸:“此事已然过去了,妹妹便莫要再提及。”

    旋即又是掩嘴轻言:“如今虽说皇太后如今看着气色不差,然我可听闻昨夜太后娘娘病得甚重。如此,我们便莫要提及此番忧心之事扰了她老人家的兴致。”

    殿内四人各自言说几句,皇太后便令安阳长使与良国先夫人先行离开。其后,留闻人今夕与满月下来说话。

    “孤家听皇帝说,言是卿今日要来,故而让北望给卿备了些东西。”

    皇太后说着,钟离北望便不知何时从殿外入内,手中还端着个不大不小的盒子。

    “妾听闻太后娘娘昨夜抱恙,故而今日方来看望。如今太后娘娘欲赏赐东西与妾,实属折煞妾。”闻人今夕与满月一同磕首,不敢接过钟离北望递过来的东西。

    “孤家便知倘若是孤家送卿东西,卿定不会收。然,如今为皇帝所赐,卿如今莫不是还欲抗旨?”皇太后令钟离北望将盒子放于闻人今夕身边,旋即又示意其打开。

    “七子,此为陛下特意吩咐我前往乾清宫拿来交与七子的,言是看着七子甚爱茶具,故而送一套与七子。”钟离北望将东西推至闻人今夕跟前。

    既然是皇帝所赐,那闻人今夕便无理由与胆量拒绝。轻轻俯身行了一礼,方缓缓说道:“妾谢陛下与太后娘娘之厚爱。”

    用眼神示意满月收起,闻人今夕方又垂着头。

    “对了,北望,去将今日东齐王世子送来的贡茶赏拿些与闻人卿。”

    好杯配好茶,皇太后想着,便将方才入宫探望的东齐王世子所带来的贡茶赏些给闻人今夕。

    于外人眼中,皇太后与皇帝接连赏赐,无非便是言闻人今夕得宠罢了。可于闻人今夕而言,她却知未清影与皇太后所举之意。

    此前自己被南宫七子推落水,皇太后与皇帝二人又未对南宫七子做出何严厉处置,故而方以此弥补闻人今夕。

    如今内廷局势甚为迷茫,各宫已然于私底下拉帮结派,且如今太史良人与安阳长使又有孕在身,若是过分处置只怕会扰了内廷平静。

    且圣太尊虽至始至终皆未出一面,然闻人今夕却隐约觉得,圣太尊正以此事窥觑自己。

    “此茶为东齐贡茶,每年亦皆进贡那几箱。因着产量稀少,故而甚为名贵。如今孤家赏赐与卿,便亦是让卿莫对落水一事耿耿于怀。”皇太后坦言。

    纵使皇太后不言,闻人今夕亦是知晓,即便自己与南宫笙香已然撕破了脸皮,二人见面亦还是要和和气气的。

    “妾谨记太后娘娘之言。”闻人今夕低首以应,“此次南宫七子亦是无心之过,妾本不应责怪她的。”

    闻人今夕表现出的乖巧,令皇太后甚为满意,其点了点头,又令钟离北望前往库房拿些首饰赏与闻人今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