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80章:斗君心,南宫蹊跷一事起(十七)  深宫寻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次日清晨闻人今夕醒来时,满月进来伺候,问及未清影去向,满月只答陛下上朝去了。

    “亦非奴婢言说七子的不是,只是这陛下每次前来,次日皆是由遂晴姑姑伺候换衣,七子一次皆未伺候,这是否……”

    “傻满月,我是真的起不来!”

    满月只知说风凉话,闻人今夕每夜入睡皆睡得很晚,次日便难以赶于未清影起床前醒来。

    “奴婢知道,七子自打发生那次事情之后便极少可安心入眠。不过七子也是,这陛下来皆来了,七子还有何不安心的?”

    满月将备好的洗漱东西一一摆好。

    闻人今夕挪至一旁,旋即想了想,便又起身坐至梳妆台前。

    虽说满月所言确实不假,只是其不知晓,自己是自打入宫以来便睡不得好觉。原因无他,便是因着自己此番入宫是为了为母亲、为闻人家寻找一个真相。

    说到底,隐瞒实情入宫,乃是大忌。若被人知晓,此番亦算是欺君之罪。

    言说起欺君倒还无何大事,只是闻人今夕担心此事会连累一直默默于背后支持自己的闻人尚仪。

    “陛下早已习惯了我如此,即便我一日未起得来为其换衣早朝,他亦不会怪罪。”

    闻人今夕为了让自己与满月不将谈话中心放于难以入眠一事之上,便前言不搭后语的回了满月一句。

    满月倒亦是未言说什么,拿着木梳便过来为闻人今夕梳妆。

    今日满月可得为闻人今夕精心梳妆打扮一番,因为她一早便知晓了自家七子今日要前往慈宁宫给皇太后请安。

    请安之事,自然并非小事,可得重视。

    “七子,奴婢听闻,方才陛下下了早朝之后便去了坤宁宫。”满月一边为闻人今夕梳妆,一边又与其八卦起来。

    “满月,你如今本事可大有长进了,陛下方有的动向,你如今便知晓了。”

    闻人今夕一向不准自己宫内之人擅自打听别宫主子之事,如皇帝、皇太后等此般之人,自然亦是更不得打听。

    可如今满月将未清影动向言得如此明白,若言其并非特地打听,怕是自己皆不会信。

    “如今朝中有赫连大丞相管着,陛下上朝皆只是过去坐坐摆摆样子罢了。如今此事,又非何秘密,奴婢还用得着前去打听?”满月撅嘴辩解。

    然闻人今夕却是将方才手中拿着的玉簪狠狠放下,回首便是大骂:“满月,你怎这般大胆!”

    看了一眼房门处,方又低言:“朝中之事岂是你一个宫女可随意议论的?”

    满月方才以为闻人今夕大怒缘由是因自己知晓了皇帝前往坤宁宫一事,正欲辩驳,听闻人今夕如此言,认真思索片刻,方垂首:“七子,奴婢知错。”

    她亦知此事不可随意言说,觉闻人今夕所言在理。

    “知错便好。”闻人今夕又是四顾一番,旋即小声询问,“昨夜陛下与我说,言是今日与武国公于上书房议事,如何此番又往坤宁宫去了?”

    满月抿嘴一笑,旋即笑言:“方才七子还欲数落奴婢好事,如今……”

    “说话便说话,莫要耍这些嘴皮子!”闻人今夕故意白满月一眼。

    “是是是,奴婢说便是。”满月又是接着为闻人今夕梳妆,“奴婢听闻,此番陛下前去坤宁宫,是为着南宫七子一事去的。”

    闻人今夕微微诧异,此事未清影与皇太后二人不是早已定了的吗?如何此番……

    正当思索,朝霞端着汤药入内。闻人今夕只是扫了其一眼,便让其放下汤药,其后离开。

    “七子,这药一会儿便要凉了。”朝霞侍立一旁,低首说道。

    “七子如今早膳尚未用下,你便让七子喝药,你是何居心啊!”满月没轻没重的数落一句。

    朝霞委屈的低着头,想着如何辩解,便听闻人今夕低声说道:“好了你先下去吧,这药我一会儿再喝。”

    本便被满月数落了的朝霞,如今自然不敢再言说什么,端着汤药便又委屈退下。

    “这个新来的真真是不懂事,七子还未用膳便让七子空腹喝药,真不晓得此人心中是如何想的。”

    朝霞走后,满月还是不满的抱怨几句。

    “她不是被陛下打发走了吗?”闻人今夕好奇,她依稀记得,昨夜未清影似乎应下了将朝霞打发至慈宁宫伺候皇太后之事的。

    “今日陛下离开之时是说了几句,不过陛下言朝霞做事尽心,安置于长安阁伺候七子陛下方安心。”满月为闻人今夕梳妆完毕,便回答。

    本想借着昨夜之事将朝霞这个显眼之人打发了去,不料未清影却心疼着自己,让这个做事小心谨慎的宫女留下来尽心伺候。

    放着此事不管,闻人今夕便想着今日未清影前往坤宁宫一事。

    昨夜未清影对自己言,其与皇太后已然决意了如何处置南宫氏,然今日又是为何前去坤宁宫?莫非,此事还需再与皇后商议?

    且不言昨夜转达之事是否让未清影听了进去,总之闻人今夕已是将青杏所言传达与了他。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从坤宁宫内传出了一道谕旨,言是南宫七子德行不良,禁足半年于毓德阁修身养性。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此道谕旨出自内命府。

    要知道,统管内命府之人便是皇后。如今谕旨出自内命府,此番不便言此乃皇后之意?

    “真是奇怪,最后料理此事的,竟会是皇后。”闻人今夕看似不经意的说起,实则是等着满月发表自己的见解。

    果然,满月并非是个沉得住气的,见闻人今夕如此一说,自己便也跟着说了起来:“哎呀,这皇后终究是内命府主人、正宫殿下,此番事情理应交与内命府料理。”

    想了想,旋即又言:“再说了,虽言这南宫七子只被禁足了半年,然让皇后亲自出面料理自己营内之人,亦是大快人心。”

    原本还心中甚堵的闻人今夕,一听满月如此言说,心中便也豁然。南宫七子虽得不到太严惩罚,然禁足半年足以让一个内廷命妇苦苦煎熬。

    想至此,闻人今夕便也心中笑笑。

    内命府谕旨一下,闻人今夕落水一事便亦算是落下了帷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