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79章:斗君心,南宫蹊跷一事起(十六)  深宫寻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满月做事确实粗莽了些,不过其倒还是个忠心耿耿之人。”未清影难得为满月言一句好话。

    曾经入淮亦是与羽扇一同伺候于未清影身边的,然后来入淮运气甚佳,被钟离北望收去当了养子。

    因着入淮本便与满月相识,故而未清影亦是对后者有些许了解,此亦不怪未清影言其是个尽心尽职之人。

    待朝霞离开之后,未清影将汤药端上:“将药喝下吧,过几日卿便可好了。”

    其实闻人今夕觉得自己身子并无大碍,只是因坠入水中感染了风寒。虽说如此,然其觉得身子亦不甚差。

    借着未清影如今心情不差,闻人今夕便将方才于心中之盘算言说出来:“陛下,妾瞧着方才的朝霞做事甚为尽心,不如……便将其安排于太后娘娘身边伺候?”

    皇太后身子弱,几乎每月皆有几日是躺于病榻的。

    方才未清影言朝霞做事处处皆好,且皇帝孝心世人皆知,若是安排一个说话、做事皆处处留意之人于皇太后身边伺候,岂非美哉?

    果不其然,未清影似点了点头:“如此懂得做事之人,放于慈宁宫伺候母后自然是好。”

    亦不知未清影是否已然答应,闻人今夕便欲开口言说,却听未清影言起了往事:“说起伺候母后,朕今日去了慈宁宫,与母后言说起了卿坠水之事。”

    “妾坠水不过是南宫七子无意所为,望陛下与太后娘娘莫要怪罪于她。”闻人今夕抢先言。

    未清影先是一愣,旋即笑了起来:“朕还未言朕与母后之择,卿怎便如此急于求情?”

    其一语道破了闻人今夕此前盘算,不过,此番亦是她欲让其知晓的。

    “妾……妾只是觉得,内廷莫要因着一件小事便毁了和睦……方好。”闻人今夕将此话说得小心翼翼。

    此番自然是被未清影看于眼中,他似想到什么,然未说。最后将自己与皇太后的决定告诉闻人今夕:“母后近日身子亦是不佳,且内廷之中还有两位怀有身孕的帝妾。母后的意思,便是不必将此事闹得太大。”

    皇太后喜好清净,不喜内廷帝妾之间的这些勾心斗角,故而闻人今夕自然是理解。

    此事本便是由皇帝与皇太后决意便可,如今未清影特地与其说起,闻人今夕心中自然是知晓皇帝此番是尊重自己的。

    点了点头,她便也同意了。

    “那卿好好休息,朕一会儿便来。”

    趁着前去净室沐浴之时,未清影问及一旁随行的遂晴:“去查一下今日有何人来过长安阁。”

    遂晴连想皆未想,知晓了未清影所言之意,便直言:“青杏。”

    “青杏?”未清影回首。

    倘若自己未有记错,青杏乃是皇后身边之人。

    站于原地愣了半响,未清影未再言,只是踱步进入净室。

    他之所以未于第一时间便料理此事,一是因着此事皇太后似乎有意插手。二便是因着前些日子南宫家方进贡奇珍异宝十箱,若是过分处置只怕会伤了南宫家之心。

    本想着皇后并不稀罕与南宫氏结盟,可如今来看,似乎皇后果真是与其联手了。

    未清影突然冷笑,皇后虽权势甚高,然此前于内廷却是无营可立。如今新晋帝妾一进宫,怕是内廷局势亦不再简单了。

    待未清影回至闻人今夕所寝之内室时,后者已然躺下休息。

    听到动静,闻人今夕方侧过身子趴于床上,眼睛一直盯着未清影。

    “想是卿候着朕许久了。”未清影笑着上前,挨着闻人今夕坐下。

    “朕看着卿面上之伤好了许多,想是近日便可恢复。”旋即又言说几句。

    闻人今夕本是趴着,见未清影掀开被褥,便也顺势躺下。

    “妾于皇城之中,每日有陛下圣气庇佑着,这点小伤自然是无何大碍的。”闻人今夕将手搭于脸上,轻轻碰了碰,不在意的笑了笑。

    “若是如此,母后亦不会时常卧病。”未清影悠悠躺下。

    闻人今夕听满月说起,言是皇太后此次病得不轻。为免未清影过多悠心,亦免因自己方才一言而触怒龙颜,闻人今夕便笑言道:“太后娘娘乃是金枝贵体,自然是与妾这低贱身子不可比的。便是如此金贵,方无妾这般受了圣气便好得快。”

    原本未清影确是忧虑着,如今听闻人今夕如此一言,便也笑了起来:“内廷之中,也便只有卿得朕之心。”

    旋即又似忆起了什么,说道:“明日武国公欲与朕于上书房议事,兴许需要些时候,故而朕欲让卿待朕前去慈宁宫看望母后。可否?”

    闻人今夕此前甚是勤着往慈宁宫给皇太后请安、拉近关系,可近些日子以来,因着入冬又因着安阳长使破例于慈宁宫养胎,故而她甚少前往。

    这一是因着冬日,人懒得走动。二亦是,为了避嫌。

    “伺候太后娘娘本便是妾等之责,陛下如此言,可当真是折煞妾了。”

    虽然自己要避嫌,然皇太后病重,身为内命妇前去看望亦是情理之中。况且如今还是皇帝之命,故而闻人今夕便也应下了此事。

    未清影拉过其手,轻轻握着:“朕有卿一人,足矣。”

    若非天意弄人,未清影想,他此生只娶闻人今夕一人为妻便好。然圣太尊为了巩固赫连家于朝中势力,却不顾自己与皇太后反对,毅然令未清影娶赫连大丞相之女赫连江月为后。

    他曾经于六年前答应闻人今夕,待她至出嫁年龄,他便娶她。然,如今他失信了。

    不仅如此,他如今还与别的女子有了子嗣。

    “母后常对朕说,天底下何人家中皆可有独子,唯有天家不可。又常告于朕,不可独宠,让朕多绵延子嗣。朕……”

    “陛下不必愧疚,是妾无能,未能为陛下怀上龙嗣。”

    闻人今夕知未清影所欲言何,她亦知其身不由己,故而未有埋怨。

    “时候不早了,睡吧。”未清影似叹息一声,旋即闭目起来。

    闻人今夕听出其意,便也未言,只是安然入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