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78章:斗君心,南宫蹊跷一事起(十五)  深宫寻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遂晴差人前来长安阁,言是皇帝今夜将晚些时候过来。

    闻人今夕于床上听满月转述之后,亦未失望,只是点首表示其已知晓。

    晚膳过后,未清影未来,满月怕闻人今夕等着无趣,便与其聊起了宫中之事。

    起初闻人今夕并不愿与其八卦,不过后来回想,兴许此番可寻得一丝关于母亲之死的蛛丝马迹亦有可能。

    然听满月言说半日,蛛丝马迹倒未听出,对皇城的不满倒是听出了不少。

    “满月,既然你如此抱怨皇城,那当初又是为何入宫?”闻人今夕不解。

    按理说一个对皇城有着诸多不满之人,不应入宫。

    “七子,入宫之事可并非奴婢一人可抉择。便拿太子善世而言,他入朝当大程的质子,亦不是并非自己本意?”满月无所谓的摊摊手。

    “唉!弱小之国,打了败仗,怕天朝怪罪,将自己的世子送至天朝为质子亦是情有可原。起码,可保一国之民。”闻人今夕亦是捂着小暖炉,随意言说几句。

    自古弱国、小国便是与人一般,见了较自己羸弱之人便欺人于上。然见了较自己强大之人便屈人于下。此番道理放至一国而谈,亦是在理。

    “七子可有所不知,奴婢听闻,这太子善世是因着自己母亲欲成为女王,故而将年幼的太子善世送至天朝为质子。”满月知晓此话不可乱言,故而左顾右盼了一番,方小声与闻人今夕言说。

    “真的?”闻人今夕亦是好奇询问。

    见满月默然点头,方于心中叹息。自古女子当政便是祸害,如今太子善世母亲为了得到王位而将自己的孩子送至一个虎穴,当真是狠心。

    “七子,陛下来了。”

    正当闻人今夕欲说些什么,却见暮云推门入内。

    “知道了,下去吧。”闻人今夕未与其多言,而是将其打发了离开。

    未清影曾经便不止一次的与自己言说,日后不必她亲自出去迎接。此前是无理由如此,如今理由充分,闻人今夕自然是不愿出去受那冷风的。

    暮云走后,闻人今夕便令满月前去迎接,顺便于后者转身之际又小声询问:“满月,你可知这暮云与新来的朝霞是何关系否?”

    满月转过身,撅着嘴:“这有何可说的?二人无非皆是钟离千岁的细作罢了。”

    一提及暮云,满月便来气。如今答完了话,未待闻人今夕发话,自己便自行离去了。

    闻人今夕亦未理她,只是于满月出去之后便拿着一本书于床上看着。

    不一会儿,未清影便从外面进来了。见着于床上认认真真的看着书的闻人今夕,打趣道:“卿手中之书倒是比朕好看,卿宁可看书亦不看朕。”

    过了片刻,闻人今夕方悠悠放下手中之书,掀开被褥起身下榻,并朝门口走去。

    “陛下当真是难伺候,妾此前亲自于外迎候,陛下言妾不好。如今妾于房内候着,陛下又言妾之过。如此,妾可当真不知如何伺候陛下了。”闻人今夕如此说着,可朝未清影而去的步子却从未停下。

    未清影亦是顺势将其揽入怀中:“好好好,此番是朕之过,卿无错。”

    闻人今夕暗中一笑,然未表现。

    “妾听闻陛下早些时候去了长春宫,便想着陛下不来也罢。”

    “朕答应了卿之事定要遵守的,否则朕日后岂非失信于天下?”

    未清影说着,便放开紧紧抱着的双手:“朕身上冷着。”

    “陛下方才身上冷着,然如今妾可是为陛下暖和身子了不少。”

    闻人今夕是觉得未清影身上冷冷的,毕竟方才从外边进来,身上自然是冷着。

    见着自己的动作无用,未清影亦不挣扎,只是又无奈的将她抱于怀中。于闻人今夕发丝之间碰触几下,方问:“曾经卿可并非如今黏人,如今摔了一跤跌入水中,倒令卿变了不少。”

    又抱了片刻,未清影突的将闻人今夕拦腰抱起,放于不远处的床榻之上。

    旋即用目光扫过站于门口处伺候的满月:“如今七子身子尚未痊愈,你怎可让其下床?若是有个何闪失,朕瞧你可担待不得。”

    满月只觉委屈,她方才只是出去迎接皇帝,一回来便看见自家七子已然下床朝未清影迎来,此事她可并不知情。

    再言,若是她知晓闻人今夕欲下床走动,她亦是万万不可答应的。

    “陛下莫要怪满月,此事并非满月之过。”闻人今夕为满月求情。

    “并非她之过,那是何人之过?莫非……是朕之过?”未清影说笑。

    闻人今夕笑魇,表面未言,然心中便是如此认为。

    “此番自然亦非陛下之过。”闻人今夕言,“若非妾一日未得见陛下心中甚为想念,故而亦不会于见着陛下之时急忙下榻上前。”

    闻人今夕委屈模样令未清影心中不忍:“朕亦未言卿有何过错,只是如今卿于冷天走着,朕心疼着卿。”

    拉着闻人今夕走至榻前,未清影让其坐下,并为其整理好了床褥:“这几日天气冷着,卿身子尚未痊愈,应多加休息。”

    旋即坐于床榻边,又与其言说了许多。

    “陛下可不知,妾于此次坠水之后,可是于心中想过许多事情。妾觉得南宫姐姐她……”

    “七子,奴婢给您端来了药。”

    便于未清影正认真听着,欲听闻人今夕将话说完之时,二人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打断了闻人今夕的话。

    当闻人今夕侧首去看,见着是朝霞时,她眉头一蹙,旋即心中盘算起来。

    “将药放于一旁吧,待冷了些再与七子喝下。”未清影吩咐。

    “陛下,奴婢将药已放了不少时,如今正好可服用。”朝霞微笑着将药端上。

    闻人今夕心中突生疑虑,不敢喝下其药。此前她便对朝霞心存戒备,如今听满月言其兴许为钟离北望细作之时,她对其更是防备着。

    未清影笑笑:“此倒是个尽心尽力伺候之人。”

    对于未清影的夸赞,闻人今夕顺势接话:“陛下所言极是,妾亦是觉得朝霞做事甚为认真,不似满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