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77章:斗君心,南宫蹊跷一事起(十四)  深宫寻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城的申时,未清影板着脸回至乾清宫。遂晴见状,权当未看见,只是询问:“今夜陛下还去长安阁否?”

    未清影长呼一口气,生气般的坐至叠席之上。

    他不言,遂晴便也不问。

    许久,兴许是见遂晴始终不语,未清影方抬眼看其一眼:“方才朕去坤宁宫了。”

    遂晴不语。

    “表姐与朕说了些事。”

    遂晴依旧不语。

    未清影此次不言了,长叹一口气,倒身躺于殿上。他此番欲引起遂晴目光,然后者却不以为然。

    自知无趣,未清影亦是无趣躺下:“传令下去,往后太子善世不得擅入内廷。”

    “皇后殿下与陛下言了太子善世今日前去长安阁一事?”遂晴突兀询问。

    未清影却是猛然坐起,遂晴这丫头,原来她一早便是于等着自己将事情来龙去脉说明。即便自己不明说,待自己说多了,她便也明白了。

    “不仅如此,他中毒那时,今夕亦是前去探望了。”未清影面色微怒。

    早前,未清影前去慈宁宫给皇太后请安,顺道将闻人今夕坠水一事说明,亦顺道看望于皇太后宫中静养的安阳长使。

    “陛下是太子善世皇父,闻人七子是太子善世庶母,无论七子前去探望亦是太子前来送礼,皆是情理之中。”遂晴解释。

    未清影又是叹息一声,用手轻拍面前桌案:“让人备轿景仁宫吧。”

    遂晴未离开,旋即又言:“奴婢还有二事禀告。”

    目光扫了一眼遂晴,未清影又躺下:“有何事便说吧,朕一一听着。”

    “一是方才司空美人差人过来请陛下前去长春宫用膳。”

    “二呢?”未清影可对此事可不感兴趣。

    “二是……”遂晴旋即起身,从身上取出一封信,走至未清影跟前,“二是……乘风欲回宫。”

    “什么?”未清影又是猛地坐起,看了一眼遂晴双手递着的信封,许久,笑着接过,“那小子,可终于回来了。”

    未清影拿过信封细细看着,遂晴于一旁解释:“乘风服丧已满,他自然是要回来为陛下效力的。”

    认真看了信函,未清影重新将信封折好,点点头:“信上说,乘风要开了春方可回宫。待他回来,卿便可有伴了。”

    遂晴张口欲语,却又见未清影起身:“嗯,晚膳便去长春宫吧,朕亦是许久未见帝姬了。”

    “那长安阁那边……”遂晴低垂着头,小声问道,“是否差人过去说一声?”

    “不用。”未清影摆摆手,“朕昨日答应了今夕今夜会留宿长安阁,如今朕只是去长春宫用膳,顺道看一下帝姬,之后朕还是要至长安阁的。”

    “那奴婢差人过去说一声,言是陛下今夜会晚些时候过去。”遂晴似于自作主张。

    不过未清影对其一贯如此的作风已是习以为常,遂晴很聪明,伺候自己亦是尽心尽力,许多事即便他未表态,亦是默许遂晴如此。

    “对了,近日侯馆无何大事吧?”未清影转身欲回寝宫之时,似是想起了什么,旋即转身问道。

    “奴婢谢陛下关怀,馆内无何大事。”

    遂晴的侯馆有皇帝亲命严禁他人入内,馆中除盛开的梅花以及那时不时从门缝底下将信条递入遂晴书房的黑影之外,也无任何大事发生。

    只是,近日遂晴已隐隐约约察觉出,似乎圣太尊对侯馆格外留意。她思前想后许久,恐怕圣太尊是知晓其中蹊跷。

    未清影点点头,无何大事便好。旋即又转身欲入寝宫,此时羽扇进来了。

    羽扇入内时虽无多大动静,只是其推门之时,未清影余光恰好扫到了他。

    未清影如今只觉得头疼,羽扇先前是被自己安排于上书房应付一直无理取闹的赫连大丞相。

    因着羽扇不会说话,故而甚可担当如此重任。只是如今回来,定是被打发的。这一打发,那赫连大丞相想必又是欲面圣了。

    故而未清影只觉得一阵头疼。

    羽扇入内,不知其于未清影面前比划了许多何手势,后者竟心中了然。

    不仅如此,方才还觉得头疼的未清影,如今听羽扇如此一比划,竟似笑非笑的点点头:“朕知道了。”

    其后羽扇离开。

    羽扇从七岁入宫那时便陪伴在十二岁的未清影身边,于二人而言,他们并非只有主仆之情,更多的还是兄弟之谊。

    故而纵使羽扇后来成了哑巴,未清影靠着其比划的手势依旧可知晓其意,亦未因此打发羽扇离开自己身边。

    然而遂晴却是茫然,不过此事本便非她所知,故而未问,旋即走出大殿。

    至了长春宫,司空美人格外欣喜,命宫人将备好的饭菜端上来,便与未清影有说有笑的言谈起来。

    其中,便有闻人今夕坠水一事。

    “闻人妹妹亦是个苦命的,自己的母亲虽是个尚仪局的尚仪,可其终究是陛下的妾,可那南宫七子却……”司空美人将话言至一半便不再言,其目的无非便是为了试探未清影。

    “尚仪局尚仪?”未清影面上充满了疑惑。

    不过很快他便反应过来:“朕记起来了。”

    此前于圣太尊宴席之上,皇太后将闻人今夕与闻人尚仪二人关系言说出去,那时关于闻人七子为闻人尚仪之女一事早已是皇城皆知。

    不过闻人今夕到底是否为闻人尚仪之女,此事未清影可是比何人皆清楚。他自小便与闻人今夕相识,对其家世虽不甚了解,然他却知,闻人今夕出身商贾世家。

    “陛下不得令下边之人言说起妹妹身世?”司空美人试探而言。

    未清影喝过一口汤,旋即抬眼说道:“非也,只是二人素来少有来往,朕倒忘了朕还有一位岳母于宫中当差。”

    像是说笑一般的言说一句,未清影继续夹着几道菜慢慢品尝起来。

    司空美人还欲与其多说两句,却见其突然放下玉筷,起身,整理了下衣裳:“朕许久不见帝姬,甚是想念,今日前来,卿便与朕一同前去。”

    说着便招呼羽扇拿来披风与自己披上,旋即往殿门走去。

    司空美人见状亦是起身,点了点首,便随着他一同前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