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074章:斗君心,南宫蹊跷一事起(十一)  深宫寻影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是夜未清影留宿于长安阁一事,次日着实震惊了内廷里的一众帝妾。一得知此消息,皇后便于坤宁宫内当场打破了几个茶杯。

    “已然是躺于床上起不来之人,难不成还想着侍寝?”皇后怒不可遏,“陛下没个度便也算了,难道那闻人氏亦没了分寸?”

    皇后一遇不顺心之事,便于坤宁宫砸杯砸碗的,此事青杏早已见怪不怪。

    只是这皇后自小娇生惯养,入了宫若非有圣太尊为其撑腰,以如今之事,便可让前庭的武国公与东齐王联合起来掺她一本,此事方是最令她最头疼的。

    其余宫内的帝妾虽亦是心有不甘,然她们皆不敢言于表。

    闻人今夕于卧床之时还可将皇帝留下,此事着实引起了内廷诸多女人的不满,皇后便是其中之一。

    “殿下,那闻人七子左右不是因着坠入了水中,陛下心疼着方留下一夜安慰。”

    见坤宁宫内的茶杯皆被皇后摔得差不多,青杏便不得不出面劝说了。

    皇后瞪眼看着青杏,虽未言,然青杏却看出了其怒气。想了想,便又说道:“陛下心善,殿下又非不知,若是放着一个受了惊的帝妾不管,外人反倒言陛下的不是。”

    旋即上前扶着皇后:“殿下放宽心,您皆忍了那闻人七子许久,如今怎的又生起这气来?”

    说着,便将皇后扶着于叠席之上坐下。

    但是方一跪坐下,皇后便大怒拍桌案:“都怪南宫氏那蠢货!好端端的推闻人氏做什么?如今好了,陛下心疼闻人氏,她自己亦是将自己搭进去了。”

    此番方是皇后大怒之由。

    如今虽说皇帝尚未下旨如何处置南宫七子,可皇后心中终究是不安。

    本是见南宫笙香平日里送许多金银首饰孝敬自己,方拉其入自己一营。然如今可好,那个蠢货非但帮不了自己,反而给自己惹出了如此大祸!

    放于何人身上,皆会生气。

    闻人今夕听说起南宫七子之事时已是次日清晨,未清影早早的便穿着朝服去上朝。而满月伺候闻人今夕料理一切事情之后,方带着万俟卿欢入内。

    闻人今夕倚于床上一个靠枕之上,手中端着满月亲自为自己熬好的汤药,看着药水于碗里荡漾,可注意力却全放于满月与万俟卿欢二人的对话之上。

    “前日七子坠入池中被救起后,陛下、太后娘娘与良国先夫人皆一同前来看过。”

    满月是对着闻人今夕说的,可闻人今夕并未回话,而是由跪坐于一旁的万俟卿欢接话:“那陛下与太后娘娘如何说?”

    “因着此事奴婢与左行少使以及她们的宫女皆在,故而还未等调查,南宫七子便直接被太后娘娘发话禁了足。”

    见闻人今夕只是拿着药碗不说话,满月只好回过头去与万俟卿欢言说。

    便于此时,闻人今夕突然开口问满月道:“除了禁足,陛下可还有指示?”

    她无聊的拿着汤匙于碗中转动,因着味甚苦,而难以喝下一口。

    “目前奴婢尚未听闻。”满月回答。

    闻人今夕未再言,只是继续搅动着汤药,静听着满月与万俟卿欢的对话。

    “说起此事亦是奇怪,奴婢明明亲眼看见了她推我家七子下池子里,可那南宫七子却一直于陛下面前喊着冤枉。”

    满月说起此话时,眼里闪过几分疑惑,且还不解的看向闻人今夕。

    听着满月的话,闻人今夕心道满月果真是个机灵的丫头。

    旋即便也皱起眉头:“此番正是我此前所疑惑的,不知为何,我觉得此事并非如我们表面所见的这般简单。”

    万俟卿欢跪于一旁,抿着嘴:“姐姐有何疑惑的?事实便摆于面前,就是那南宫笙香推的姐姐!”

    闻人今夕立即令其噤声:“此事不可妄加定论。”

    旋即左右相盼一番,又言:“如今我宫中多了几个宫女,人多口杂,妹妹说话可得小心谨慎。”

    每次见闻人今夕皆是见其言此话,当真是令万俟卿欢听得烦恼:“既然于宫中活得如此小心翼翼,早知如此,我还不如于外边流浪得好。”

    “住嘴!你说的这是何话?”闻人今夕微怒,“身为帝妾,内廷内命妇,竟说出如此胆大包天之话,果真未将今上放于眼中了?”

    一见闻人今夕怒,万俟卿欢便心虚着低着头。

    此时满月正好低声安慰了一句:“少使不必伤心,我家七子便是呵叱人时凶了些,其实此皆是为了少使好。”

    万俟卿欢自然知道,只是她有时亦是改不了自己如此莽撞之性,而闻人今夕恰巧便是那可治她疾之人。

    三人又说了会话,闻人今夕端着汤药一口气喝完,旋即问及各宫反应:“我被救起那时,左行少使在做什么?”

    其实闻人今夕心中早已怀疑左行少使,毕竟当时左行少使便于南宫笙香身后,若是她一把将南宫笙香推向自己,那亦是有可能。

    然说到底,自己终究还是无任何证据证明此事。

    而见闻人今夕提起了左行少使,满月心中疑惑了一下,旋即想了想,便说:“那日左行少使倒是无何蹊跷,七子落水之时她还惊慌失措的与众人叫了起来。”

    看来从满月的话中是得不到何有用线索,于是闻人今夕便失望的叹了口气。

    “姐姐不必叹息,大抵陛下这两日便会将对南宫笙香的处罚圣旨下了,到时姐姐便可出口气了。”

    万俟卿欢见闻人今夕叹息,便安慰。可孰知,后者叹息并非因此,故而冲其笑笑,亦未接话。

    而她这一笑,万俟卿欢自然是以为此番是自己安慰了闻人今夕,故而亦是笑着。

    此时屋内走进一个宫女,长得精明能干,入内见闻人今夕便行了一礼,旋即说道:“七子,太子善世来了,言是看望七子。不知……七子可让他进来?”

    闻人今夕看了一眼满月,后者犹豫了一下,自己亦是跟着犹豫了一下,最后闻人今夕对宫女说道:“言是我方喝了药睡下,让太子善世先回去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