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七章 我不甘心  魔尊撩妻之倾世狂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后迈着优雅莲步走到了秦朝颜的旁边,仔细地端详着秦朝颜,感慨地说道:“看见你,便仿佛看见了你那过世的母亲,你们两个长得真像。”

    秦朝颜的眼神里面闪过一丝疑惑,皇后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皇后和沈氏有什么关系?

    随后,皇后拉着秦朝颜的手,望着眼前跪倒在地的郑妃和其他的宫女们,道:“如今有本宫护你,本宫倒是看看谁敢欺你!”

    郑妃听完这声就知道是皇后来了,抬起头,梨花带雨地望着眼前的皇后,道:

    “妹妹见过姐姐,本来这是妹妹为太后祝寿用的玉如意,结果却被秦朝颜这个贱婢给摔碎了,这可是妹妹替姐姐送给太后娘娘的,我若是不严惩的话,皇后的威仪何在?”

    郑妃的语气里面含着一丝淡淡的警告,坐在上位的皇后又岂是听不出来。这郑妃她已经看她不顺眼多次了,只不过她最近是颇得盛宠,她动不得她。

    皇后听了郑妃的话,嘴角哂笑,道:“郑妃娘娘说得可是属实?”

    秦朝颜见皇后是在询问自己,说道:“臣女并没有打碎郑妃娘娘送给太后娘娘的玉如意,这玉如意明明是郑妃娘娘的宫女,惊慌失措之下失手打碎的。”

    “奴婢冤枉!奴婢冤枉!”郑妃的大宫女一听秦朝颜将事情都推给了她,赶紧辨解道。

    皇后娘娘看着眼前郑妃的奴婢,脸上带着一丝不悦。

    “来人,将这个笨手笨脚的宫女给本宫拉下去斩了!”

    郑妃刚想要发作,皇后便说道:“郑妃妹妹,你素来溺惯你的奴婢,虽然说这件事情是你宫女做错了,但是你也说了,这可是你献给母后的玉如意,本宫本不想严惩,但你也说了,这关系着本宫的威严!”

    郑妃懊恼极了,怎么都没有想到绕了半天,竟然将自己绕进去了!

    “郑妃婢女打碎了给太后娘娘的玉如意,郑妃看管不力,现令郑妃为太后娘娘抄经颂佛,期间斋戒,为期一月!”皇后看着郑妃,本还没想好要怎么收拾她呢,这倒好,自己来送机会了!

    郑妃狠狠地瞟了一眼,眼前的皇后和秦朝颜,总有一天她会讨回来的!

    “臣妾遵旨!”

    秦朝颜看着皇后杀伐果断,雷厉风行,若是能够得此依仗,那她在人间的路是不是会好走多了……

    反正现在凭她的神力一时之间还离不开人间,不如在繁杂的宫内找个依傍。

    ……

    椒房殿里,皇后娘娘看着秦朝颜,温和地说道:“刚才吓坏你了吧,你若是有什么事情便和本宫说,本宫定会保你!

    以前本宫是看你和秦泽被猪油蒙了心,一个认狼做母,一个装疯卖傻,囫囵度日,本宫气得根本不想管你们,如今,看着你慢慢走出来了,本宫实感欣慰。”

    秦朝颜看向皇后,将心里面的疑惑说出来。

    “不知皇后娘娘与母亲是何关系?”

    皇后一愣,只顾着高兴,倒是忘了说这些了,说起这些,皇后便有些感慨地说道:

    “我与你母亲是手帕交,比亲姐妹更加要好。当时你母亲未嫁人之前,经常找本宫玩,甚至还怂恿本宫半夜出去看夜会……”

    秦朝颜听着皇后的话,看着皇后那温和的眼神,便知道皇后沉浸在当时的回忆里面。而且通过皇后的话语,她也能感觉得到皇后和母亲关系甚笃。

    “本宫永远都忘不了那一日,满天的烟花,各色各样的,我与你母亲站在桥的最高处,看着那满天的烟花许愿,又半夜将人家门砸醒,买莲花放莲花灯,折腾了一夜回去的时候被本宫的父亲知道了责罚本宫关门禁闭。”

    皇后说起和沈氏的那些过往来,往日的端庄尽数散去,眼角眉梢都含着俏皮的笑意,就像是一个豆蔻年华的玲珑女子一般,带着一丝纯真,一丝浪漫。

    秦朝颜一直引诱着皇后去说一些关于沈氏的事情,这样便能让皇后因为沈氏而更加喜欢她,她便能牢牢地抱着这颗大树。

    另一方面她对沈氏这个母亲十分陌生,也只能从皇后的语句里面去想像沈氏的轮廓……

    从宫里面没回来几天,秦朝颜便又接到了一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秦朝颜乃长公主之女,仪态落落,蕙质兰心,朕甚欢喜,故封为”永华县主“特赏封地一块,受当地供奉,钦此!”内官公公抑扬顿挫的声音落下,含笑地说道,“恭喜永华县主!”

    秦朝颜立刻会意,跪倒在地,行大礼,道:“臣女谢主隆恩!”

    没想到当时还以为皇后只是随便说说,却真的给了这个封赏!梅香站在一旁合不拢嘴,太好了,这下就没有人敢欺负小姐了!

    只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对于秦朝颜这算是囍事一桩,但对于秦朝月,却未必如此。

    秦朝月无视身边的丫鬟给自己行礼,径直走到了周氏的屋子,咣地一脚踹开了门,将正在梳妆的周氏吓了一跳,眉都画斜了几分。

    周氏见状嗔怪道:“你这孩子,总是毛毛躁躁的,以后嫁人了可怎么办?”于是又对着镜子想要将眉画正。

    秦朝月却突然一把夺过了周氏的螺子黛,狠狠地摔碎在地上,道:“你还有闲工夫化妆,你不是说你会惩治秦朝颜那个小贱人吗?”

    周氏眼见自家女儿如此无礼,顿时也有些生气了几分,道:“你怎么和母亲说话的?”

    秦朝月看着眼前的周氏,顿时火冒三丈,道:

    “母亲?你已经不是父亲的嫡妻了,父亲已经将你休了,你口口声声说帮我惩治秦朝颜那个小贱人,可如今呢!

    她已经当上了县主,还有了封地,你呢,却撤去了诰命夫人的称号,你还有什么资格让我叫你母亲!”

    “啪”地一个清脆的声响,秦朝月难以置信地望着周氏,周氏竟然打了她!

    周氏看着眼前的秦朝月脸上那清晰的掌印,她也有些难以置信,她竟然亲手打了她的亲生女儿……

    “月儿,母亲不是故意的!母亲……”

    突然,秦朝月大哭出来,歇斯底里大吼道:

    “为什么我们要让秦朝颜那个傻子,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我才是那个被父亲捧在手心里面的女儿,我要秦朝颜那个小贱人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