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五章 皇后召见  魔尊撩妻之倾世狂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周氏看着内官公公,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她现在该怎么办?

    周氏此刻大脑一片空白,突然,她看到站在一旁的秦继业。像是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对,她还有秦继业!

    “将军,妾身冤枉,你要为妾身做主啊!”周氏上前伏在地上搂着秦继业的大腿,哭得好不伤心,让人我见犹怜。

    只是秦继业此刻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心,他拉起周氏,蒲扇般的巴掌,呱呱打在周氏的脸上!

    打得周氏两只眼睛直冒金花,耳朵呜呜作响。周氏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委屈地哭泣起来。

    秦朝颜沉默。

    她看着这一幕,想起凡间有句话,说得极是应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秦继业一脚将旁边的周氏踹开,望着伏在地上委屈哭泣的周氏,大怒道:

    “你这个贱妇!我当初真的是看错了你!原本以为你温顺淑良,会将阿颜视为己出,疼她爱她,却根本没想到你竟然背着我虐待阿颜,甚至还将阿颜母亲留给阿颜的嫁妆全部都变卖了!

    我秦继业自认为自你进门以后,待你不薄,你却狠毒至此,实在是不配做我秦某的夫人,今天我便遵循皇后娘娘的懿旨,将你休了!”

    周氏看着眼前的秦继业,似是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秦继业嘴里面说出来的。她压根没有想到秦继业竟然会将自己休了!

    更没有想到他会将所有的错处都推给了她,她成了那个心狠手辣的恶妇,而他却成了被蒙蔽不知后台事的好人!

    好歹他们也同床共枕了这么多年,他却丝毫不念旧情!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她休了!

    周氏惊恐哭求无用,没有人会怜惜一个弱者!

    她用手抹了把自己的眼泪,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才真正地看清眼前的这个枕边人!

    既然秦继业他不仁,那就不要责怪她周氏无义了!

    秦继业,这可是你逼我的!

    周氏勉强地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她看向秦继业,眼中再无往日的温柔。

    “你说我是毒妇,秦继业,你又好得到哪去呢?”

    周氏望着秦继业,满意地看着秦继业因为惊恐而被放大的瞳孔。她和秦继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而此刻,她却不想再替秦继业隐瞒了。

    “你贪慕权势,舍弃家中指腹为婚的糟糠之妻,为了荣华富贵,你去讨好公主的长女沈氏,借助公主一族的雄厚实力,达到你飞黄腾达,官路恒顺的目的!”

    周围的吃瓜群众听到周氏的话,此刻全都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他们万万都没有想到秦继业秦将军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还真的是真人不露相!

    “你这个贱妇,你胡说什么?你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秦继业看着周围群众的表情,气急败坏地上前去想要掌掴周氏的嘴,甚至是拿封条给她封上!

    “怎么?周氏说到你的痛处了,恼羞成怒了?”秦朝颜看着眼前的秦继业,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秦继业比她想象得更加可耻!

    秦继业恨恨地斜瞅了秦朝颜片刻,又看了一眼还未走的内官公公,只有就此作罢。可是心中的余怒便充斥在他的五脏四肋,久久未能散去。

    “你惯会说甜言蜜语,让我帮你谋划取得沈氏的芳心,在我的指导下,沈氏很快对你芳心暗许,并且怀上了秦泽。沈氏大着肚子伺候你不方便,你便找上了我,沈氏生了,我便没有什么用了,打发我走,不得不说你过河拆桥的速度仍旧是一如既往啊!”

    秦继业听着自己的那些不为人知的事情竟然被抖了出来,还是在这么多看热闹人的场合下,此刻她的心里面杀了周氏的心都有了!

    只是碍于秦朝颜和内官公公,若是真的杀了周氏,那岂不是坐实了周氏说到他痛处,他恼羞成怒才将周氏杀了的说法?

    秦继业脸色铁青,就连攥着的拳头都咯咯作响。

    “秦朝颜,你可知道你的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吗?”周氏看着眼前的秦朝颜,脸上挂着一丝求助,只怕她不说,秦朝颜到死都不知道她母亲真正的死因。

    秦朝颜搜索着自己脑海里面的记忆,她记得沈氏是难产而死。难道说就连沈氏的死里面也有猫腻?

    秦继业听到周氏的话,连忙跳起来,愤怒喊道:“你这个疯妇!”

    “你的母亲难产死了是没错,但是你的母亲可以不用死的,是秦继业,他一直拖着不给你的母亲找御医,你母亲才会难产致死!”周氏无视秦继业的咆哮,望着秦朝颜说道。

    秦继业终于忍无可忍,他愤怒地走上前去,如轰雷般的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周氏被扇倒在地上,晕死了过去。

    “周氏一向巧言善辩,都怪我一时没有看清,蒙蔽了双眼!现在她眼看无路可走,竟然这样公然诋毁我,说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阿颜,我是爱你的母亲的!”秦继业看着秦朝颜,希望秦朝颜能够相信他所说。

    只是那种故作姿态让秦朝颜觉得无比恶心,她甚至都不想再看秦继业一眼了,因为无论怎么看,那都是一团垃圾!

    秦继业看着秦朝颜并不相信自己,便跪在地上,哭天抢地:“现在竟无人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都怪你走得太早了……”

    其中一个跟着母亲看热闹的小女孩看着秦继业的行为不禁好奇问道:“既然如此,伯伯你有为何再娶呢?”

    秦朝颜看向秦继业,就连几岁孩童都看的清的谎言,秦继业还真当那些市民是傻子,好糊弄不成?

    秦继业听了那小女孩的话,一时语塞。

    秦朝颜已经懒得再去看了,她看向素心:“素心,你留下收齐嫁妆。”

    说完,秦朝颜便打算回去了。这一幕真该让秦泽看看,让他好好看看这就是他心目中的慈父和良母!

    这对狼狈为奸的狗男女!

    甚至连空气里面都是恶心的味道。

    秦朝颜转身便走,这个时候宣旨内官突然拉住秦朝颜,态度和气。宣旨内官道:“秦姑娘,皇后娘娘召见,请姑娘即刻前往德昭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