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三章 骇人真相  魔尊撩妻之倾世狂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秦泽听到声音,望向了外面,只见淮阳侯匆匆从远处走了过来。

    淮阳侯本来只是想过来看看秦朝颜住得习不习惯的,需不需要再添置一些东西,却没想到刚进来便看到了这两个兄妹兵戈相向的场面。

    淮阳侯看向秦泽,有些愤怒说道:“阿泽,你和阿颜有什么深仇大恨的,竟然拳脚相向?”

    “舅父,你来的正好,阿颜不敬父母,诋毁母亲,甚至公然与父亲断绝父女关系,不敬兄长,此等顽劣,我难道就不能管教一下吗?”秦泽始终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十分理直气壮地说道。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便挨了一个重重的耳光。

    秦泽难以置信地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刚才他竟然被舅父打了一个耳光!“舅父,你……”

    别说秦泽难以置信,就连秦朝颜的眼神里面也闪过一丝惊讶,毕竟舅父一直将秦泽当成是希望。

    淮阳侯看着秦泽,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说道:“我便是要打醒你!若是再不打醒你,不知道你还要做出多少错事出来!”

    秦泽不服,虽然淮阳侯是他一向敬重的对象,但是此刻他心里面十分愤怒,说起话来也就没有了遮拦。

    “舅父,你凭什么打我,明明做错事情的是秦朝颜,你不打她反而打我,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淮阳侯看着眼前的秦泽,气得用手颤抖地指着秦泽。果然是秦家的好儿郎!真的是好得很!

    “舅父,你先喝口茶吧。”秦朝颜看着淮阳侯气得不轻,心里面有些于心不忍,于是让素心砌了一壶茶来。

    此刻的秦朝颜已经收起了刚才的凌厉,眉宇间多了几丝温柔。她将茶盏递给淮阳侯,淮阳侯却一把握住了秦朝颜的手。

    “孩子,让你受委屈了!”淮阳侯满脸心疼地看着秦朝颜。

    “阿泽,我不知道你是怎样想你妹妹的,但是今天你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淮阳侯叹了一口气,对着秦泽道。

    淮阳侯从宽袖里面掏出来一叠有字白纸,扔在了秦泽的腿边。“你好好看看吧,这便是阿颜的验伤报告。”

    秦泽看着上面的文字,越看越触目惊心,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阿颜的身上竟然这么多处伤!一想起刚才他怎么对秦朝颜的,秦泽便心头一阵悔恨。

    他的拳头紧紧攥着,冒着青筋,恨恨道:“该死的刘管家!我要活剥了他的皮!”

    淮阳侯却看着秦泽摇了摇头,道:“你再好好看看,这伤可不只是刘管家的杰作,一个管家,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敢虐杀嫡女?”

    秦泽继续翻看,却猛地看到白纸黑字上分明写到“周氏授意刘管家虐待秦朝颜,导致刘管家虐待十几年仍旧未被人发现!”

    秦泽颤抖地看着眼前的白纸黑字,喃喃自语:“不会的,周氏不是这种人,这一定是诬告!这一定是诬告!”

    他印象中的周氏温柔恬静,对他说话温柔体贴,犹如母亲一般,在沈氏去世后,他甚至将周氏当做了母亲。所以当那次秦朝颜说是周氏指使刘管家虐待她,他一直以为是秦朝颜嫁祸周氏,没做理会……

    “诬告?”淮阳侯看着秦泽,真的死不知道周氏给这孩子灌了什么迷魂汤,“那你便看看这是什么!”

    秦泽颤抖地接过淮阳侯手里面的白卷,这里面有一份清单,上面全部都是母亲的嫁妆,而他再往下看去,却发现秦府清单里面的母亲的嫁妆的数量少的可怜。

    “怎么会这样?母亲的嫁妆怎么会如此少?”秦泽的眼神里面闪现一丝疑惑。

    秦朝颜看着秦泽,冷冷开口,道:“还不是你眼中自认为完美无比,将她当做母亲的周氏,亲自将我们母亲的嫁妆全部都变卖了,只剩下这么几件不容易流通的。”

    随后,淮阳侯便将那天对簿公堂的证据统统拿给了秦泽看,秦泽越看越愤怒。

    倒是秦朝颜从一旁,眼中带着讽刺,道:“这些可都是白纸黑字画押的,甚至上面还有周氏的亲笔印章,你总不能觉得这是我和舅父造假诬陷周氏的吧?”

    关于这些白纸黑字,秦泽无话可说,他只是恨自己不长眼,竟然这么久都没有看透周氏,那么罪恶滔天狠毒的女人他竟然还供奉着,孝顺着,阿颜说的对,是他,无脸再去见她们的母亲!

    “阿颜,是为兄对不起你,受坏人蒙蔽,导致你吃了这么多年的苦!”想到这,秦泽便觉得自己枉为人兄。下定决定今后一定好好保护阿颜!

    “孩子啊,以后我和阿泽都会好好保护你的!”淮阳侯看着秦朝颜,眼睛里面满满都是心疼。

    秦朝颜向来吃软不吃硬,若是秦泽继续强势下去,也许反倒好办,可是秦泽向她道歉,她倒是有些不知怎样应对。

    淮阳侯不忍秦朝颜为难,便扯了个理由将秦泽给带走了。

    淮阳侯一走,秦朝颜便唤来了素心和素月。

    秦朝颜冷冷一笑,眉目微寒:“走吧,我们也该去还他们一份厚礼了!”

    素心素月了然,秦朝颜这是要向奋起反击了!

    秦朝颜望着门口的马车,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笑着说道:“这些马车可不够,还得再多来十辆!”

    素心有些疑惑,她们不过就三个人,十辆马车,岂不是太奢侈了一些,不过她现在身为丫鬟,自然是没有资格过问主子的事情,只是按照秦朝颜说的,又准备了十辆马车。

    这浩浩汤汤的一支队伍吸引了不少百姓的围观,秦朝颜坐在车上,眼底闪过一丝冷笑,她要的便是这个效果。

    终于到了秦府,门口的守门小厮一看到秦朝颜就像是看到瘟神似的,赶紧跑去禀告。

    秦继业听见禀报出来一看,竟是秦朝颜。

    秦朝颜则笑中带着讥讽对秦继业,说道:“秦继业,我今天来是,接回属于我母亲沈氏的嫁妆的!”

    秦继业没有想到秦朝颜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说起这件事情,一点都不给他留面子,愤怒道:“你这个不孝女,你……”

    秦继业还没说完,秦朝颜便冷声回呛道:“我们已经断绝关系,我不是你女儿,哪门子的不孝女!”

    ------题外话------

    喜欢的小伙伴,别忘了加入书架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